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四章 姊妹的秘密


  「那個男服務員人呢?」

  嘿∼唐小姐要是知道我剛才還在櫃檯下玩她公司實習妹妹的小嫩穴,不知道會不會氣瘋掉!猶窩在櫃檯下的我,正欣賞著周曉琳那雙白嫩勻稱的美腿在我眼前微微的發抖。

  「哦……唐小姐!那服務員他……」

  曉琳嚇得說不出話來。

  「唐小姐!那個服務員在櫃檯底下!」

  我沒想到那個瘦美人林玉琪那麼差勁,竟然一點情面都不留,我看她肯定是嫉妒周曉琳。

  當我拿著抹布由櫃檯下鑽出來時,實在不忍心看滿臉羞紅,無地自容的周曉琳。只見到皺著眉頭及壓抑著怒氣的唐小姐唐韻,她的輕嗔薄怒依然是那麼的好看,依然美得那麼的令人目眩神迷。

  「呵呵∼唐小姐!我正在抹櫃檯下的地耶!有好多死蟑螂……」

  聽到有死蟑螂,曉琳嚇得輕叫一聲,退後幾步,原本羞紅的臉已經嚇白了。

  唐小姐那對迷死人的貓眼並未因我說出好多蟑螂而現出驚悸之色,一臉聽你在臭蓋的表情。

  「李望星!就算你要清理櫃檯,也不可以把這些東西隨便放在這兒,這是公司的大門,有礙觀瞻!」

  「是是是……要不是她……」我指向林玉琪:「十萬火急的逼我三分鐘內把櫃檯底下擦乾淨,我一定先把拖把水桶放到沒人看見的地方!」

  我這話一出,周曉琳臉上一愕。

  那個乾瘦冷酷的林玉琪就別提她氣急敗壞成什麼樣子了。

  「唐小姐!你別聽他胡說,我才沒有要他清理櫃檯下,是……」

  我怎麼能讓林玉琪把責任丟到剛才才給我甜頭吃的可愛的周曉琳身上,在林玉琪話沒說完,就趕緊打斷她的話。

  「你沒要我清理櫃檯下,那怎麼唐小姐一找我,你就知道我在櫃檯下?」

  林玉琪氣得臉色都白了,氣得話都說不出來。

  「唐小姐!他他……他在胡說八道,您千萬別信他的……」

  我對著唐韻舉起右手發誓。

  「唐小姐!我發誓是她逼我到櫃檯下抹地的,我還說那拖把水桶要放哪兒?她說……隨便!」

  周曉琳聽到我的回答,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林玉琪則像被人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恨不得咬死我。

  「我才沒有說隨便!你自己鑽到櫃檯下那麼久不出來,誰知道你在底下幹什麼?」

  林玉琪這話一出,周曉琳的臉立刻變得像塊紅布。

  唐小姐的貓眼還真的像真貓咪一樣,在聽了林玉琪的話後,瞳孔像貓咪遇到刺激似的收縮起來。

  「不要說了,李望星!跟我到辦公室來一趟……」

  「是!」

  我拿起拖把,拎起水桶隨著唐小姐身後離去的時候,故意不看林玉琪,只對可愛誘人的周曉琳眨眨眼。

  周曉琳滿臉感激的看我一眼,立即害羞的低下頭。

  「不要臉!」

  這是我走出接待室時,聽到林玉琪丟下的話。

  我放好了拖把水桶,趕緊追上唐小姐,她的仙姿背影在我前面走著,好像在幫我開道。

  這時公司已近下班時間,眾美女都在收拾東西,可是看到唐小姐走過來,一個個又慌忙的坐下專心看著電腦,一付為公司鞠躬盡粹的模樣。那種敬畏目光,我暗自覺得好笑,唐小姐就算是仙女下凡,也不過是個女人嘛!

  我悠哉的跟在唐小姐身後,欣賞著她短窄裙下那雙修長無瑕的美腿蹬著高跟鞋搖曳生姿,那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美臀輕微的擺動,不知道我現在又硬挺的大陽具從後面頂她一下,她會怎麼樣?

  進了董事長辦公室外間的會談室,看到我們總經理由沙發上彈了起來,當然不是為我彈的,因為我在他眼中還是空氣。

  「小韻!你考慮的怎麼樣?」

  嘿!總經理叫她小韻,他們之間有沒有那個那個過?

  「謝總!你別說了,我不會去應付那種人的!」

  「小韻!我不是要你去應付他,我只是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

  「我沒時間!……李望星!」

  「唐小姐有什麼吩咐?」

  唐小姐面無表情的指著地上一箱XO洋酒。

  「幫我把這箱酒搬到我車上去!」

  「沒問題!」

  我立即搬起地上那箱XO,轉身往外走去。

  「你知道我車子停哪兒嗎?」

  「不知道!」

  終於……我看到一直端著臉孔的唐小姐忍不住笑了,她這一笑,董事長室內的冷漠氣氛剎時變得滿室生香,如沐春風。

  我看得發癡,發呆!

  她那對貓眼猶泛著笑意,卻故意冷著臉對我說話。

  「跟我來!」

  「是!」

  嘿嘿!這回居然是唐小姐幫我開門,我抱著那箱XO出去的時候,瞄到總經理眼裡居然有一絲妒意。

  當我抱著那箱XO跟在唐小姐身後走向電梯口時,準備下班的石美女看到我跟在唐小姐身後,表情微怔,在經過她身邊時,我對她微微一笑,她臉立即一冷。

  如果石美女的目光是把刀,我相信一定從我的背後刺穿我的心臟,一刀斃命。

  咱們公司大樓的電梯內也是豪華得不像話,地下是高級地毯,古典原木鑲邊,電梯內側的活動門是鏡面不袗,光潔如鏡。

  電梯內只有我與唐小姐兩人,我抱著那箱XO看著活動門的鏡面不袗反射出站在我身旁的唐小姐,鼻叫中聞著她髮際的清香,心裡想著,這種說冰不冰,說熱不熱,卻又美得不像話的女人,叫起床來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唐小姐一直知道我從鏡面不袗的反射在瞧她,忍不住開口了。

  「你看夠了沒?」

  「如果你同意我看,我永遠看不夠……」

  「你講話別太過份……」

  她有點氣,卻又說不下去,大概從來沒有男人敢跟她講話像我這麼放肆。我不過是個小小的工友,怕她啊!

  「唐小姐!你不高興我看你,我不看就是了,別生氣嘛!」

  我說著眼光由不袗鏡面中下移,看向她露在短窄裙下的渾圓大腿。

  她臉紅了。

  「你說了不看,眼睛又看到哪兒去了?」

  「這個不袗門像個大鏡子,我又不是瞎子,眼光總會看到某個地方去吧?」

  我邊說邊轉過身子,面對電梯內的原木雕花古典牆,不再看她。

  我隱隱聽到她忍不住的輕笑中帶著哼聲,這時電梯一沉,到地下二樓了。我聽到電梯門打開的聲音。

  「到了!出來吧!」

  我抱著那箱XO走出電梯門,故意不看她。但我感覺得出她反而很大膽的盯著我瞧。

  唐小姐開了她那輛賓士車的後背箱,我將那箱XO放進去,自始至終,我就是不再看她一眼。

  唐小姐開了車門,上車發動引擎,我轉身要走的時候,她按下了電動車窗。

  「李望星!」

  「唐小姐還有什麼事?」

  我回答她話時,眼睛也不看她,看著車頂。

  「喂!我跟你講話的時候,你看著我行不行?這是禮貌!」

  「這是禮貌,你說的呦!」

  我立即盯著她那張美得讓人心跳的瓜子臉,尤其她那對貓眼越看越引人遐思。

  她臉沒來由紅了一下。

  「李望星!我們公司的女職員條件都很優秀,可是公司裡最忌諱的就是男女職員不清不楚,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不知道!」

  我一本正經的看著她。

  「你……我不信你那麼笨,總之,你要是胡來,我會叫你走路的!……等一下上去,別忘了把董事長辦公室的馬桶修好!」

  她說完腳踩油門,車子快速的起動離去。

  嘿!我已經上了石美女,你有叫我走路嗎?如果能上到你,修一千次馬桶我也干!

  我腦海裡正轉著齷齪念頭的時候,一輛白色的BMW又停在我眼前,車窗降了下來,露出一張百花齊放的迷人笑靨,是陳靄玲!

  這公司是怎麼回事?怎麼都開雙B的高級轎車?

  「嗨!陳經理!」

  陳靄玲透著一絲神秘的看著我。

  「剛才唐小姐跟你說什麼?」

  嘿!這些女人好像在玩諜對諜。

  「她啊!警告我在公司裡別亂搞男女關係,否則她會要我走路!」

  「那你有沒有搞男女關係呢?」

  「沒啊!我這人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好色!」

  「你講的話鬼才相信,今天上午我親眼看到你跟石文靜在廁所裡……哼……」

  「在廁所裡幹什麼?」

  陳靄玲臉上出現了兩朵紅雲,更形嫵媚,會說話的大眼瞟著我。

  「你心裡有數你們在幹什麼……如果不是我在門口攔著唐小姐,你現在已經走路了!」

  「唉!都被你看光了,那我該謝謝你嘍……」

  「嘴巴說聲謝就算啦?」

  「那你希望我怎麼謝你?」

  「等我想好再說!再見!」

  陳靄玲說著也踩下油門,BMW衝上往一樓的車道。她那嬌小玲瓏的美好身段又浮現在我腦際,我還沒上過像她這麼嬌小的女人,不知道我那根又粗又長的陽具能不能整根插入她陰道裡,會不會插穿她?

  回到公司,那些美女都已經下班了。

  張班長對我一天的工作尚稱滿意,我脫下前任小王那身短手短腳的工友服,換上自己的牛仔褲T恤時,他在我旁邊嘮嘮叨叼的勉勵了我一番,要我以「好好的幹」,總有一天,他班長的位子是我的。嘿!我當然一定「好好的幹」遍公司的美女,可不是指望能幹到你班長的位子。

  我走出辦公大樓,看到下班族男女來來去去,想想我退伍後拚了這麼多年,到頭來越干越回去,變成了工友,如果不是自己個性太直,那會有今天,真他媽的個性決定一個人的命運!

  我由口袋摸出一根皺巴巴的煙點上,腦子一片空白緩緩的走著,突然面前出現一個美女冷冷的看著我,是石美女。

  「李望星!你有沒有跟唐小姐說什麼?」

  又是唐小姐,唐小姐是毒蛇猛獸嗎?我瞧著也不過是個缺少男人陽精灌溉的怨女!

  「你希望我跟她說什麼?」

  「你別跟我裝蒜!你要是跟她說了什麼……我會告訴她是你強迫我的,唐小姐一向對男人沒好感,她一定開除你!」

  我現在才發現眼前這位石美女怒中帶著羞憤是那麼的迷人,也許現在是在大街上,她少了幾分傲氣,多了幾分女人味,別聽她說的那麼性格,其實她是在求我別把我在廁所跟她打炮的事說出去。

  「石小姐!你放心,就算以後你不讓我上了,我也不會把你讓我上過的事說出去!」

  「誰讓你上了,根本是你……」

  她大概知道越說下去越不像話,臉上飄過一朵紅雲閉住嘴。

  「話說完了,你還有事嗎?」

  聽到我這麼說,石美女臉上更紅了,是被氣紅的!可能是沒想到我是這麼的「拔屌無情」吧!

  「你……你是個混蛋!」

  她說完轉身就走,沒想到我會厚著臉皮跟上她。

  「別罵我嘛!你有沒有空?我請你吃晚飯?」

  「你別做夢!」

  「給我個機會請你吃飯道歉好嗎?」

  她停下身來狠狠的盯著我。

  「你煩不煩,請你不要跟著我好嗎?」

  「那你答應我跟我吃晚飯,我就不跟著……」

  什麼屁話!她要答應跟我吃晚飯,我還能不跟著她嗎?

  石美女無奈又緊張,四顧看了一眼,剛好一輛進口車開過來,一位小帥哥在車內對她招手,呵∼一定是她說的男朋友!

  「你男朋友來接你了,你跟他吃完飯後我們再見好了……」

  石美女緊張的深吸一口氣,對路邊車上那男的擺擺手,要他稍安勿躁。

  「你再死纏爛打,糾纏不清,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好!我不糾纏……晚上九點半,我在這裡等你!」

  「哼!你想得美……」

  我無所謂的聳聳肩。

  「反正我一定會在這裡等你,來不來你看著辦吧!」

  石美女狠狠瞪我一眼,轉身就走,美女穿高跟鞋快步走時,俏美的豐臀扭起來總是特別的逗人。

  看著她氣沖沖的打開車門上了車,我想車上那位小帥哥日子不好過了。

  我悠哉的吸完最後一口煙,丟在地上踩熄,他媽的!當時憤世忌俗的我最愛亂丟垃圾,故意污染台北市的環境了。

  「李先生!」

  咦?誰叫我李先生?幾時有人把我當人來喊了?

  我轉頭看到那位稚氣中透著十足女人味的實習生周曉琳在街道轉角對我微笑。

  她還穿著公司的粉藍色的制服,在公司裡唯一有機會看到她站起來是唐小姐出現在櫃檯的時候,可惜那時沒敢多看她。現在總算欣賞到她的全貌了,她個子不算嬌小,有163左右吧!足底穿著近三寸的高跟鞋就快接近170了。呵∼短裙擺下露出的那雙渾圓修長的美腿,白皙光滑而勻稱,的想到她短裙下的褲襪裡沒穿內褲,我胯下的大陽具沒來由的跳了一下。

  我開著我那輛破爛的三手車,周曉琳安靜的坐在旁邊。她在公司外等我,主要是要謝謝我在唐小姐面前幫她解圍,不過她倒沒有問我之後有沒有對唐小姐說什麼,這就是青春玉女與陳靄玲及石美女那種社會女之間的差別。對瘦美人林玉琪當場擺她道,她心裡很氣憤,說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唉!女人不論年齡大小,她們之間的戰爭都是自古皆然!可是她絕對想不到的是,在她跟我說她與林玉琪之間家家酒似的鬥爭時,我腦子裡一直想的是,她為什麼沒有穿內褲……

  「哎呀∼你幹什麼?」

  原來在她說話的時候,我的手已經悄悄的探入她的短裙內,隔著細薄的褲襪摩莏著她的大腿根部。

  她用手壓著我的手,不讓我的手再越雷池一步。

  「你好壞……把手拿出來!」

  她嬌俏的小瓜子臉蛋紅馥馥的,兩條渾圓健美的大腿緊緊的夾住,把我的手掌夾在她的大腿根處。我的手掌感受到她大腿上傳來溫暖柔嫩的熨貼,青春少女腿肌的彈性激起了我原始的亢奮,胯下的大陽具立即挺立抬頭。

  「你那麼用力的按著我的手,大腿又夾著它,我怎麼拿出來?」

  她聽到我這麼說,立即鬆開她緊夾著的大腿,我趁機將手指往她胯間探去,啊∼她胯間早已是一片濕淋淋,我的中指透過她下午被我戳破的褲襪,摸到她已經被淫液蜜汁弄得粘糊糊的捲曲陰毛及兩片油滑細嫩的花瓣。

  「不可以!你拿出來……你別以為下午在公司,我不敢叫,現在就可以這麼沒規矩……你放手……我要生氣嘍!哎呀……」

  她用力的抓著我的手,扳著我的手指。她扳開一根,我另一根手指又戳入她的花瓣,弄得她手忙腳亂。

  「求求你不要這樣好嗎?你不要認為白天我讓你那樣,我就是沒規矩的女孩……」

  「我看你挺享受的!」

  「我……我那時沒想到你這麼大膽,你那樣摸,誰受得了?我雖然沒有經驗,可我也是生理正常的女人啊!如果不是林玉琪在旁邊我不敢叫,你不會得逞的,你再不放手,我要生氣了,我們沒有感情,我不會再給讓你這樣的……」

  聽她說的那麼絕,我一個大男人,幹嘛被她講那麼難聽,立刻就把手由她胯下抽出來。

  「你生氣了?」

  「我沒生氣,是無趣!」

  「你別急嘛∼說不定我們能培養出感情,那個時候再說……」

  「聽你說的跟真的一樣,那你為什麼上班都不穿內褲?」

  「我……我是學我姊姊的,我姊說穿丁字褲勒的不舒服,穿一般內褲裙子上又會有痕跡,有一天她只穿褲襪,沒穿內褲,說很舒服,人家就試試看嘛∼誰知道你那麼……大膽!」

  是喔!我鑽在櫃檯下,如果不是你用那迷死人的小腿磨我的手腕,我還大膽一起來呢!

  「你姊姊什麼星座?」

  「處女座!」

  「處女座最悶騷了!」

  「我也這麼覺得……我姊她表面上像聖女貞德一樣,其實她……想得要死!」

  「那你呢?」

  「天蠍座!敢愛敢恨!」

  「還有性慾強!」

  「你胡說,那是對自己喜歡的人!」

  我懶得再跟這種青蘋果型的女孩子多扯,就把車子開到外雙溪周曉琳與她姊姊周曉雯的租屋處門口,她是先回她跟她姊姊的租屋處,換了學校的制服,才到東吳上課,她是夜間部的。

  「謝謝你送我回來,再見!」

  她下了車,轉頭看到我坐在車上沒跟她說再見。

  「你……還在生氣?」

  「跟你這種小丫頭有什麼好氣的?快去換衣服上課去,別忘了穿內褲喲!」

  她臉紅了一下。

  「你好討厭,再見!」

  她說完,有點依依不捨的轉身開了小木門,那是一間由眷村改建的小平房。

  她打開了房門,再轉頭看看我。

  「你要不要進來坐一下?」

  美女邀約,反正閒著沒事,何況我對她們姊妹充滿了好奇。

  她們姊妹倆住的這間房大約十五坪左右,一房一廳還有個小廚房,臥室我沒看到,外廳是客廳兼書房及餐廳,佈置得清爽怡人,看起來還挺寬敞的。

  周曉琳在臥室換衣服,我看到桌上的電腦沒關,屏幕是保護程式,大概她姊姊出門忘了關電腦。我順手用滑鼠點了一下。嘿∼畫面出現的竟然是一個外國猛男,一身肌肉油光水亮,像結實纍纍的栗子,原來她們姊妹喜歡外國猛男!

  我聽到腳步聲,轉頭看到周曉琳滿臉通紅的站在我身後。她上身穿了簡單的白襯衫,在腰間打了一個結,下身是一條低腰牛仔褲,露出了她腰間那粒迷人的小玉豆,充滿了青春少女的活力!

  「這電腦是我姊姊的!」

  「是喔!所以你都沒有看過這上面的猛男是不是?」

  她臉更紅了。

  「人家會好奇嘛!」

  「我猜這上面一定不止猛男,我再看看!」

  「不要,那是我姊姊的電腦,你別亂動!」

  她話還沒說完,我已經由資料夾中點了一張圖片。

  哇∼那是一張外國俊男美女在山間小木屋門口的交媾圖。圖中的金髮俊男的牛仔褲褪到膝間,金髮美女除了長筒高跟馬靴之外,一絲不掛,金髮帥哥那根粗長的陽具正插在美女剃得像白虎的陰道內。

  我轉頭看周曉琳,她半轉身低垂著頭不敢看我,臉紅得像熟透的柿子,低低的說。

  「你真的很壞!人家什麼秘密都被你看去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