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五章 處子芬芳樂無窮


  「我那裡有全部看去?沒看到的還多咧∼」

  「不跟你說了,我要去上課!」

  不知道誰說過,含苞待放的少女是最美的,而處子的含羞帶怯則更動人……

  眼前的周曉琳正是這付逗人遐思的模樣兒,紅雲已經飄到耳根了,大眼中泛著晶盈的水光,為了平復羞窘的情緒,粉紅的小舌破出櫻桃般的小嘴在粉嫩的唇角潤澤一下。

  我看著她柔美如緞的秀髮半垂,掩住了無限的春情,走到電腦桌旁欲提起裝了課本的黃色背包,我一把抓住了她嫩白滑膩的小手。

  「你不要這樣嘛∼人家急著去上課!」

  她說話聲如蚊蚋,小手欲抽卻又不捨,我感覺到她柔嫩的掌心有濕濕的汗澤。

  我又想起了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這句話。這時那裡還管她上課不上課,反正台灣的大學易入難出。伸手微帶,她已經被拉到我的大腿上坐下,電腦椅承受不了我倆的重量,發出吱吱嗄嗄的聲音。

  她靠坐在我懷裡,羞得下巴抵到了胸口,長長的眼睫毛垂簾似的顫抖,粉嫩的柔唇因為過於緊閉而微微泛白,富有彈性的肌膚繃得緊緊的,像個當了機的電子美女。

  為了讓她放鬆,我的鼻尖輕輕觸過她光滑圓潤的額頭,嗅著她髮際的幽香,再緩緩向下劃過了她挺秀的鼻樑與她白皙光潤的鼻尖廝磨觸碰。她的鼻息變得粗重,鼻孔噴出來的處子芬芳,令我胯下的大陽具剎時鼓脹起來。

  她可能感受到圓潤的俏臀下有一根凸凸的肉柱不老實的頂磨,含羞帶怯的扭動纖細的腰肢,這是處子的情慾與理智的掙扎。

  扭動的纖腰帶動了彈性十足的俏臀在我硬挺的陽具上揉磨,使我緊束在牛仔褲內的粗壯陽具亢奮得欲破褲而出。

  我知道時機稍縱即逝,男人若不在此時當機立斷,煮熟的鴨子肯定飛了。於是我不再遲疑,立即將我的嘴印在她柔軟的櫻唇上,她緊閉著小口就是不肯張開,我硬頂入她唇縫的舌尖只能觸碰到她咬得死緊光滑的貝齒,絲絲的香津玉液滲入我的口中,甘醇卻讓人無法盡興。氣得我用手指捏住她的鼻孔蹩死她的呼吸,她的頭開始掙動,卻掙不出我另一隻手的環抱。她柔軟的芳唇左搖右甩掙不脫我封印在她檀口上的嘴。

  最後她無奈的鬆開緊咬的如玉貝齒張口喘氣,我也只讓她喘完這口氣,舌尖立即如靈蛇般鑽入她溫潤的口中,絞纏著她不斷逃避閃躲的丁香嫩舌,直到她被我吻得快窒息的時候,我才放開了捏住她鼻子的手。

  她急喘噴出的醉人鼻息如催情的春風灌入了我的鼻中,使我的腦門發脹,慾火如焚。我悄悄的空出一隻手解開了她牛仔褲的銅扣,輕輕的拉下了拉鏈,當我的手掌覆蓋在她平坦無一絲贅肉的小腹上時,她的小手緊抓著我的手背,不讓我的五指再往下行軍。

  哦?指尖已經觸碰到捲曲的陰毛,哈∼又沒穿小內褲,她說她姊姊悶騷,我看她們姊妹倆是半斤八兩。

  我的手背雖然被她的指甲扣得刺痛椎心,可還是服從腦部的淫蟲下的指令,往她柔滑的胯下強行軍,在她急促的喘息中指尖已經觸摸到她早已氾濫成災濕滑無比的兩片細嫩花瓣,她溫熱柔滑的大腿根又把我的手夾住了,禁止我的手指伸入花瓣探秘。

  我心急手不急,將中指往上移,在她花瓣上方那尖尖的,嫩嫩的陰核小肉芽上輕輕的揉動,剎時她全身開始顫抖,被我的唇緊封住的小嘴吐出了絲絲的熱氣,她的口中開始發熱,柔軟的嫩舌主動的與我翻江倒海的靈舌交纏廝磨,一股熱呼呼的香津玉液灌入了我的口中,香美甘甜無比。

  這時我撫在她胯下小肉芽上的手指,感覺到那小肉芽已經潤硬如珠,一股濃稠的陰精由她的花瓣縫中滲出,將她的花瓣弄得油滑無比,她柔膩的大腿輕微的抽搐著,當我的指尖離開她水淫淫圓潤的肉芽時,她抽搐的大腿若有所失般無所適從的放鬆下來,我趁此時機,將她的低腰牛仔褲褪下了腳根,棄置於地。

  這時的她兩頰暈紅,微瞇的大眼縫透出水盈盈的朦朧。我不再猶豫,將她攔腰抱起,走入臥室。在色慾沖腦的情況下,我根本無暇去打量她們姊妹房間的格局,眼裡只有那張鋪了粉紅床單的雙人大床。

  我將她輕輕的放在床邊,自始至終,我封住她櫻唇的口就沒有鬆開過,我倆口液交溶,已分不出彼此。

  當我褪下自身的牛仔褲,將光溜溜的下半身輕輕的覆蓋在她同樣一絲不掛的下體時,她全身又開始繃緊,與我緊蜜的吸在一起的柔唇透著絲絲的氣息聲,我倆交溶的津液沾滿了彼此的唇畔。

  我的手扶著挺立的陽具,將堅硬的大龜頭在她油滑濕膩的花瓣上磨擦著,她的十根纖纖玉指立即扣入了我的背脊,似推還拒。當我將龜頭肉冠上的馬眼不時點啜她花瓣上的紅嫩肉芽時,她的全身開始發燙,在我的膝頭輕頂下,她渾圓雪白的大腿順從的張開了。

  我輕輕的將硬挺的大龜頭擠開了胯下的兩片花瓣,探入她未經耕耘的花徑,立即感覺到龜頭的稜溝被一圈濕滑溫熱的軟肉緊緊的圈住,強烈的激情緊張及生理本能的反應,使得她陰道壁的嫩肉不停的蠕動收縮,我進入她體內半寸不到的陽具被刺激得更行壯大。

  這時她被我緊緊吻住的柔唇發出了唔唔之聲,如緞的髮絲甩得我滿臉搔癢,齒縫中並出了最後的掙扎。

  「不要∼唔……」

  這時我感覺到龜頭的肉冠已經頂到了她陰道內那層薄薄的處女肉膜,當下不再遲疑,下身往前一挺,粗大的龜頭立時戳破了那道處女屏障,在油滑的蜜汁淫液幫助下,堅挺的大龜頭直搗入她的子宮深處。她疼得如雪貝齒差點咬斷了我的舌尖,十根尖尖的指甲幾乎刺入了我的背肌。

  就在這時,我與她柔唇緊吸在一起的嘴角嘗到了一絲鹹鹹的液體,我張開眼睛,看到她緊閉的睫毛不停的顫動,眼角流下了兩道淚痕。

  我心裡沒來由的一陣愧疚,我這是幹什麼?乘人之危?

  在我抬起了封住她柔唇的嘴時,她還是緊閉著雙眸,淚水像打開的水龍頭般不停的由眼角流出。

  「對不起!我忍不住……」

  這是賤男人慣用的馬後炮屁話!就算是真的內心愧疚,還是屁話!

  她緊閉著雙眼,不知道是羞憤還是不想看到我,一直不敢張開。

  「你做都做了,現在說這些話有什麼用?」

  的確!做都做了,講這有屁用,現在是要欲罷不能繼續完成功業,還是就這樣STOP?讓她相信我是真的愧疚……

  「我是有男朋友的,你讓我對不起我的男朋友……」

  嘿∼你現在才來跟我說你有男朋友,你以前沒讓他上,卻在跟我見面的第一天就讓我開苞破處,你說的不也是馬後炮的屁話嗎?

  我低頭看她的胯下,她躲在濃密黑森林中的花瓣緊緊的咬住我那約有18公分粗長的大陽具根部,一絲絲血水由陽具與花瓣接合處的縫中滲出,是她的處女血。

  我輕微的動了一下被她的處女陰道緊緊箍住的陽具,她的秀眉立即皺起來。

  「你……不要動,好痛……呃∼」

  我立刻尊命,不敢再動,這時卻傳來一聲驚詫憤怒的嬌脆叫聲。

  「你們在幹什麼?」

  沉迷在痛苦刺激舒爽的曉琳與我聽到這聲驚叫,大吃一驚。

  只見一位穿著米色上班族標準套裝的豊盈健美女郎站在臥室門口,一雙迷人的丹鳳眼中射出晶瑩的怒芒瞪著我們兩人,那挺直的鼻樑因羞怒使得秀巧的鼻孔急速的開合,那本來弧線優美厚薄適中的柔唇現在被潔白的貝齒咬出了深深的印痕,胸前那對怒挺的雙峰因為過於激動,起伏得讓男人的心裡跟著七上八下。

  「哦!二姊!……」

  聽到曉琳的叫聲,我腦袋好像被棒球棍用力敲了一計,完蛋了!這個滿面怒容的健美女郎是她的二姊周曉媚。

  我看了一眼在我身下羞慚得無地自容的曉琳,沒想到我跟她的二姊曉媚是在這種尷尬的場面下碰面,而我這根賤屌現在還深深的戳在她妹妹的處女穴裡耶∼

  --------------------

  我茫然的開著破車在霓虹閃爍的台北街頭繞著,這輩子就沒遇到過這麼衰的事,才將妹子開了苞,就被姊姊逮個正著,這就叫他媽的捉姦在床,現在總算能體會到那些以往在報上看到男人在賓館偷腥被抓,還被我取笑半天的笨男人,光著屁股被當場抓包是什麼滋味了,不禁對那些男人起了無限的同情!

  不知道曉琳現在怎麼樣了?翹課在家又被捉姦在床,處女第一次的浪漫是如此的殺風景,不知道她往後會不會變得性冷感?

  沒想到曉琳有一位與她截然不同的姊姊,曉琳雖然是大學生,但稚氣未脫像個大孩子。而她姊姊周曉媚雖然只大她三歲,那種讓男人怦然心動的風情,周曉琳是遠遠及不上的。

  想到周曉媚胸前那對讓不少女人自卑的挺秀雙峰,總有34E吧!散發著十足女人味的傲人身材,翹美的豊臀下那兩條健美修長的美腿,再配上那張略為削瘦卻更增冷艷的鵝蛋臉。那股子天生的媚勁,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晚上在夢裡為她打手槍,尤其是那雙女人少有的丹鳳眼在盛怒中依然是那麼的勾魂懾魄。

  瞧她當時氣的……我真擔心她那張讓人看了就想親一口的秀美柔唇被她如玉般的貝齒咬破!呵∼她看到我那根粗長的大陽具沾著曉琳的處女血由剛開苞的陰道中抽出來的時候,那雙丹鳳眼閃現出剎那的震動迷惘,雖然一句話不說,可是那挑起的冶艷眉稍,透出令人銷魂的媚態,使我受到驚嚇本該頹萎的大陽具翹到十點半的高度。

  想到她電腦上儲存的西洋俊男美女交媾圖,果然是個悶騷入骨的處女座尤物,如果當時我也給她來個霸王硬上弓,不知道現在是一箭雙鵰享盡齊人之福,還是被關在警察局的看守所被痞子流氓干屁股?

  想到這裡,街燈變得如虛似幻,周曉媚的身影在街燈霓虹中若隱若現,身上那套米色套裝好像越脫越少,一粒34E的豐美肉球彈在我的眼前。

  我用力敲了一下腦門,暗罵自己真他媽是淫蟲灌腦,才被捉姦在床,拎著褲子糗呆的逃出人家住處,現在淫慾又起想上人家姊姊,我上輩子難道是和尚?

  我這輛破車唯一沒有失靈的是車上的電子鐘,已經九點半了,啊!我不是約了在公司傲氣沖天結果在廁所被我誘上的石美女九點半在公司門口見面嗎?我現在趕去不知道來得及來不及?

  算了!他那個帥哥男友帶她去吃了晚飯難道還會放過她?而且她不是說我約她見面:你想得美!意思不就是叫我佔了一便宜,就該識相,別再做夢了!

  我在去與不去間遲疑著,車子卻已經快開到公司了。看看時間已經九點四十五分了,不管她走了沒,去看看反正不吃虧。

  我把車子停到公司附近的巷弄中,點根煙走向公司大門口。

  可能由於做賊心虛,在接近公司大門口時,我像小偷一樣,鬼鬼祟祟的先張望一番,看到公司大門口空無一人,又莫名其妙的鬆了口氣。

  沒來也好,或許我跟她只有「一炮緣」!想到這裡,又莫名其妙的有點失落!

  就在這時,我隱約看到公司大廈騎樓偏門的大理石柱子後的暗影中,似乎有一條修長美好的身影站在那兒。

  在街道閃爍的霓虹燈及往來的車燈照射下,看得出那美好的身影有著一頭與石美女相同的披肩長直秀髮,可是衣著好像不是公司的制式粉藍色,記得石美女是穿著公司的制服上了那位帥哥的車,難道就這三四個小時,她還有空回去換衣服?不過那身影足下穿的是三寸高跟鞋,稱起翹臀及挺直的腰身顯得修長迷人。衣著是好像是一身黑,下身的緊窄迷你裙比公司的制式短裙還要短了約十公分,等於只是包著那豐美俏臀,在車燈掩映下,窄短裙下露出一大段渾圓雪白的大腿,看得我口乾舌燥。

  管她的!就算不是石美女,如此佳人,不一睹芳容未免對不起自己。

  我嘴山角叼著香煙,一搖三擺的走到公司騎樓下,假意的對外面人行道張望,探看掩在偏門柱後的佳人是何種反應!

  沒有動靜,恐怕那位佳人等的不是我,就在我開煙蒂丟在地上踩熄準備轉身一睹芳容的時候,身後傳來高跟鞋聲,同時響起石美女清冷的說話聲。

  「李望星!你說九點半到的,現在都快十點了!」

  雖然有心理準備,但乍聽到她的聲音,我的心跳還是沒來由的加快。

  我轉身看向她,她的長髮在夜風中輕微的飄動,削瘦的臉孔冷峻無比,側著身子不看我,我這時才發現石美女的側臉原來那麼好看,圓潤的額頭,挺秀的鼻樑,那張微薄的櫻唇,有個性的下巴。

  嘿∼人說耐看型的美女指的就是她了吧!

  她見我不說話,只是發傻的瞧著她,有點著惱。

  「說吧!你想怎麼樣?」

  「沒有啊!我是白天沒看夠你,晚上還想看看你嘛∼」

  「沒什麼好看的,我們把話說清楚,你要是以為我們之間有了什麼關係,你就可以為所欲為,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她說這話時,轉過頭來狠狠的盯著我,眼角微向上挑,充滿傲氣的美眸中射出凌厲無比的目光。

  「我們別在這裡吵架好不好,你想說清楚,我們換地方去說清楚好不好?」

  石美女轉眼看到騎樓外人行道上有一對經過的年輕情侶,正在好奇的駐足觀看,只得放低了聲音。

  「你說到那兒去談?」

  我掏出臨下班前張班長交給我的公司鑰匙,要我明天六點半以前就到公司開門。

  「到公司去談!」

  我說完不再理會她,逕自走到偏門,拿鑰匙開了大樓的鐵卷門。

  看著上升的鐵卷門,夜色中她晶白的齒咬著下唇,遲疑著。

  我接著又開了一樓的大玻璃門,轉頭看向她。

  她似乎下定了決心,一言不發,走入大門,丟下了一句話。

  「不許鎖門!」

  在公司的豪華大電梯裡,我忍不住又從光潔如鏡的不袗電梯門反射下偷偷的瞧著她。在電梯的燈光照耀下,直到現在才看清楚,原來她穿的是深墨綠色的絲質上衣及緊窄的短裙,難怪在暗影中看起來像一身黑衣。

  她那兩條穿著薄透明絲襪,超短迷你裙下露出一大段的渾圓白皙大腿,不禁讓我想到,如果裙子再短一寸,應該看得到她的小內褲。

  我心裡想著,她專程換了這套衣服來跟我見面,是白天在女廁裡的好幾次高潮嘗到了甜頭,想引誘我再上她,還是……故意要讓我看得見,吃不著?

  自始至終,她的臉孔冷若寒冰,對我毫不掩飾大膽打量她的賤模樣視若無睹。

  我開門進了公司,看到門口的接待室及櫃檯,不禁想起剛被我開苞的周曉琳,愧疚中沒來由的一陣亢奮,再看到由接待室走入大辦公室的石美女修長美好的背影,胯下的大陽具竟然莫名其妙的抬起頭了。

  石美女靠坐在她自己的辦公室桌邊,兩手肘交叉在她號稱32C,但我認為只有32B的胸前,面無表情,冷眼瞧著我。

  我沒睬她,直接走向董事長辦公室。

  「你要到哪兒去?」

  由她喉間乾澀的聲音,可以知道她正壓抑著內心的緊張。

  我直接打開董事長辦公室的門,轉身看向她。

  「董事長會談室有沙發,我們坐著聊!」

  「我不想坐!而且董事長的辦公室,不是隨便可以讓人進的!」

  「嘿∼我每天不想進董事長室,都被逼得要進好幾回,有什麼稀奇?我累歪了,再不找個地方坐坐,明天我可沒力氣幫你們倒垃圾了!」

  我說著走入外間會談室坐下,同時忍不住瞄了一眼裡間咱們公司二龍頭唐小姐的辦公室,想到唐小姐那讓全世界男人目眩神迷的「仙姿儷影」,我不由得混身燥熱。

  石美女來到辦公室門口,輕靠在門邊,依舊兩手交叉抱在32B的胸前,死眉死眼的盯著我。

  「說吧!」

  我靠坐在真皮沙發上,一臉無辜的說。

  「你要我說啥?白天我只是不想讓你太失面子,所以就約約你,讓你有機會可以很神氣的拒絕我!」

  她沒想到我這麼說,要是她的眼神能殺人,我已經死一萬次了。

  「李望星!你什麼意思?我需要你給我這面子嗎?就憑你一個小小的服務員敢來約我,我已經是丟臉丟到家了,我現在鄭重的警告你,今後你要是敢再碰我一根汗毛,我就要你好看!」

  她說完氣沖沖的轉身就走,對她在我職位上的奚落污辱,我忍不住一股怒氣湧上心頭,他媽的!服務員不是人嗎?沒有老子幫你倒垃圾,你早被垃圾臭死了!

  「慢著!」

  我由沙發上跳起來奔出董事長辦公室,她才走了幾步就被我一把拉住手肘,她返身用力甩手,怒叫著。

  「放手!你想幹什麼……唔!」

  她話沒說完,我已經一把抱緊了她,用我的嘴封住了她薄俏的櫻唇。

  今天我這個小小的服務員玩定你了!

  「唔唔∼你放手……唔……」

  我兩手像鐵箍似的箍緊了她的纖腰,嘴唇吸住她的溫潤的櫻桃小口不放,面對面貼身將她抱得兩腳離地,走入董事長辦公室。

  她奮力的掙扎,兩條玉臂不停的揮舞,纖嫩的小手大力的捶著我的頭臉肩,這種小鐵拳式的捶打在我來說等於是搔癢。

  來到皮沙發前,我直接俯身將她壓制在身下,卻也小心的只用嘴蓋著她的小口,不敢伸出舌頭,萬一被咬斷明天上班的時候,那些美女看到一個啞巴服務員,豈不是笑掉大牙了!

  被我壓在身下的石美女兩腿不停的踢動,反而方便我把她那兩條圓潤光滑的大腿分開,將已經硬挺凸起的陽具隔著牛仔褲用力頂在她胯間賁起的陰阜部位。

  她使命甩開我蓋在她櫻唇上的嘴,大叫著。

  「放開我!你不要臉……又想用強的……放開我……救命!唔∼」

  我氣得用手掌摀住她的嘴,下體緊壓在她的胯間,伸出另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探入她的短裙,原來她穿的是兩截式的長筒絲襪,我由她細嫩滑膩的胯間,直接摸到了她如繩般的窄小丁字內褲。

  由於掙動時她胯間賁起的陰阜與我的陽具不停的揉磨,這時她的丁字褲內已經是淫液橫流,氾濫成災,捲曲濃密的陰毛粘糊糊的濕潤粘滑。我飛快的褪下牛仔褲,掏出已經一柱擎天的粗壯陽具,將她蓋在陰阜上的丁字褲前端拉扯到一邊,手扶著粗硬的大龜頭對準她濕滑無比的花瓣,待要刺開柔嫩的花瓣深入時卻她扭腰閃開。

  「你休想強姦我……救命啊……呃啊……」

  這時我顧不得她的鬼叫連天,用下體再度壓緊她的胯部,用手肘尖撇開她欲閉合的大腿,手握著挺立的大陽具往前一頂,粗硬的大龜頭這次成功的刺破了她濕滑的花瓣,趁著濕滑的陰道肉壁,直搗黃龍般進入她的子宮,龜頭的肉冠緊密的頂住了她的花蕊。

  「啊呃∼你這是強姦……你不要臉……你……呃……放我走……救命啊∼」

  在她漫罵叫囂的同時,我像發洩積壓多日的悶氣,埋頭苦幹,近18公分粗長的陽具在她緊小的美穴裡像活塞般不停的插入抽出,大龜頭像機關鎗一樣不停的撞擊她子宮深處的花蕊,肉冠的稜溝在進出間強猛的刮著她柔嫩濕滑的陰道肉壁,抽動時將她的蜜汁淫液不斷的帶出陰道口,流下了她白嫩光滑的股溝。

  她還在掙扎叫囂著。

  「放我走!你再不放開我,我就告你……呃啊……好痛!啊……輕點……放開我!你這是強姦,不要臉……」

  我對她的叫罵聽若無聞,陽具在她窄小的陰道緊密的包夾下,被刺激得更加粗壯硬挺。我伸手到她臀後,兩手緊抱著她的俏臀使她無法將下體與我緊密連接的生殖器分開,如瘋如狂的將粗硬的大龜頭強猛的撞擊她的花蕊。

  腦海裡出現了艷麗如仙,風華絕代的公司二龍頭唐小姐,想到她那黑絲絨色裙下的那雙白玉無瑕,渾圓修長的美腿,我插在石美女緊窄美穴裡的陽具更加的粗壯,依稀,在我胯下呻吟叫囂的石美女變成了唐小姐。

  陽具的抽插像馬達般的運轉不停。接著像電影畫面似的,我胯下干的女人又變成笑靨如花的人事部經理陳靄玲,她被我幹的時候依舊是笑得如百花齊放。

  轉眼開在我胯下嬌啼婉轉的女人又變成那個擺我道的瘦美人林玉琪,他媽的你竟敢當我面明著擺我道,老子干死你!老子干死你!哈哈!林玉琪瘦巴巴的小穴被我又粗又長的大陽具幹得又紅又腫,皮破血崩,以為擺道者戒!

  得意忘形之後,眼前被我干翻的女人又變成才被我開苞的周曉琳,她淚流滿面,怪我使她對不起男朋友……最後當我胯下的陽具感受到石美女緊窄的子宮深處的花蕊心噴出一股股濃稠熱燙的陰精,熱呼呼的澆在我的大龜頭上時,我腦海裡幻現出來的女人竟然成了破壞我與周曉琳開苞大喜的姊姊周曉媚,她那迷人的丹鳳眼,冶艷媚人的姿容,雪白光滑的健美大腿,修長無瑕的小腿緊纏在我的腰際,還狂野的挺動著下體迎合著我的抽插,胯下的美穴咬得我大陽具如羽化登仙。

  一篇篇幻境閃過腦際,直到我感受到兩條真實柔滑細長勻稱的美腿用力纏上了我的腰際,才讓我回到現實。

  石美女的眉稍眼角春意正濃,俏美的眼中透著盈盈水光。

  誘人的薄唇微張,吐出絲絲的情慾。

  更令人亢奮的是,她瘦不露骨的玉臂環到我的後腰,十根纖細的玉指扣緊了我健美的臀部,下體急速的向上迎合挺動,賁起的陰阜猛烈的撞擊著我胯間的恥骨,將我倆正在狂野交合的生殖器密實的緊插在一起糾纏蹂躪。她柔嫩的陰道壁一波波強烈的收縮蠕動,夾得我粗壯的陽具隱隱生疼。

  看清了胯下幹的是石美女,她天生傲氣的眼神這時變得似水般的柔美,一波波持續的高潮使得她的叫囂漫罵變成了粗重的喘氣及舒爽的呻吟。

  我俯下頭將嘴蓋住了她柔薄細嫩的櫻唇,她立即伸出柔軟的舌尖,與我的舌糾纏翻捲,我貪婪吸啜著她溫熱的香津玉液,她也大口大口的吞下我的津液,而我倆胯下生殖器的交戰這時已經進入了白熱化,只因兩人的手都緊抱著對方的臀部狂猛的迎合彼此,一時只感覺兩人的下體完全粘合,分不出誰是誰的生殖器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