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獻嬌媚雪肉照燈光  弄風騷唇朱品玉蕭

卻說那夜麗春被碧卿初次開苞,幹完一度後,赤身裸體摟抱,雙雙入夢,睡得很是香甜、到了半夜,麗春因為終是生地方,先醒過來,那時桌上燈光猶明,羅帳低垂,錦被深覆,當這和暖春天,一座小小臥室,真是溫柔鄉了,麗春睜眼仔細一看,祗兒自己脫得一絲不掛,赤條條靠在碧卿懷裡,腿兒相壓,臉兒相偎,睡在一個枕上面,碧卿雖然睡熟,他的兩臂,還緊緊將她纖腰抱住,一手捏在奶頭上,一手搭在屁股邊,呼呼的睡得像小孩子一樣,就著燈光,看看碧卿,見他鼻高眼大,英俊非常,心想﹕這是我終身倚賴的人,相貌既然不俗﹗將來必有發達之日,不由暗暗喜歡,忽然隨意將手一伸,伸到腹上,摸著自己肌肉,不覺吃了一驚,後來才悟出自己的身體,自覺好笑,暗想我生長深閨,雖然已到二十多歲,從未脫光衣服睡過一夜,不意今天竟這樣赤身露體陪伴一個陌生男人睡覺,真是料想不到的事,難怪自己摸得吃驚,豈非笑話。麗春一面想,一面渾身亂摸,摸到屁股,想起碧卿剛才所說的話,自己仔細摩弄,果然柔軟光肥,十分可愛,自想天生我們女人,原來是專為迷惑男子的,不然,為甚麼偏偏長著這般肥嫩的肉,能使男子見了,要摸弄呢,碧卿既然愛我這身好肉,我做妻子的當然每夜要呈獻這身體,給他開心,以後總要好好保護渾身皮膚,不令他變成粗糙,要永遠這樣細嫩,使我丈夫長久受用才好,又想到碧卿皮膚,也很平滑,不過他的肌肉,以堅實見長,剛才同我交歡時候,差不多使出他渾身力量,他那膀子和大腿,卻強建得和鐵一般,靠著我的身體,快活得幾乎暈去,他喜歡我的肉柔軟,我喜歡他的肉強硬,這是彼此不同之點,可見男子貴剛,女子貴柔,陰陽乾坤的比喻,一點也不錯的,麗春想了想,春情漸漸挑動,陰戶不覺一陣陣癢起來了,伸手一摸,試看陰戶比從前不同,那兩片皮,前是台並在一塊,現在竟有些離開,中間現出一個小洞形狀,情形得那物周圍比平時形更凸得出些,微微燒痛,大約早被那大傢伙干傷了,腫得這樣,因想到剛才的情形,雖然撐漲的痛苦,令人害怕,但這與碧卿貼胸交股的親熱,和淫水流出的快活相比,又不禁把一顆芳心引得亂跳,遲疑了半天,自己想的想法總覺得幹起來好處多,不好處少,人家十六七歲的姑娘出嫁的也不少,夫婦間也很和睦,未必就個個怕痛,禁止淫事,況且一回生,二回熟,再干的時候,也許比頭次好些,也未可知。越想心越活動,她也顧不得怕碧卿好笑,便輕輕伸出她那又尖又細的小手,到碧卿下面,摸玩他的陽物,麗春一這女孩子先前幹事時,怕痛怕羞,那裡敢用手摸,此時才是平生第一次摸看這件寶貝,將碧卿陽物,握在掌中,心中暗暗稱奇,心想﹕一根小軟條兒,先前怎麼那樣漲死人呢﹖原來碧卿,幹過一次,人又睡著,那物也軟縮如綿,麗春握著的時候,尚不十分害怕,反有點看不起的意思,她就用那纖纖玉手玩弄了一回,那物忽然直豎起來,連根到頭,差不多有五寸多長,頭上一個大龜頭,又紅凸凹,此陽物肉莖粗好多,露出二三分高的一個沿子,這時陽物豎硬起來﹗青筋綻結,赤漲異常,真是十分粗大,麗春的一支小手簡直把握不來,心裡萬想不到他會這樣發作,嚇得縮手不及,那時碧卿早已醒了。見麗春偷偷把玩他的陽物,知她淫心已動,自己陽物,又被弄得硬起難消,便不由分說,按住麗春跨上身去,扒開兩腿,就把陽~軻陰戶中亂頂亂塞,麗春見他來勢兇猛,深恐受傷,一面推住他的小腹,一面偎著他的臉,嬌聲說道﹕「我的哥哥,不要這樣,小心又把我弄痛了,你放輕一點,讓我扶著你的東西,比較容易進去嘛﹗」

碧卿見他嬌媚可憐,也不忍狂暴,就叫她好生招呼,麗春當真用手摸看,那又大又粗的陽物,輕輕提住,心裡嚇得亂跳,手也不住抖戰,但也無法推脫。祗得引到陰戶口間,向碧卿說道﹕「就是這裡了,輕些吧﹗千萬不要用力,我受不住哩﹗」

碧卿挺身一頂,送進寸餘,那大龜頭早已沒入陰中,麗春仰臥在下,承受著這大傢伙,比上次竟痛得略減些,因為淫心起得甚早,淫水流成一片,所以容一滑進,不過新開的苞的玉戶那能一時寬鬆,被這大物撐漲,仍然覺痛,祗得緊夾兩腿,望其少弄進一點而已,這次膽子大了好些,又試過味道,還能咬牙忍受,並不喊疼,又照舊與碧卿親嘴含舌﹗貼胸揉乳,百般親熱,抽送了一會,漸漸有趣,竟忘了痛苦,緊緊扶住碧卿兩臂,張開雙腿,由他抽送,幸而碧卿愛惜嬌花,不肯盡根插入,祗放其人半,麗春已經吁喘呻吟、十分吃虧了,碧卿因祗在被中摸索,不曾看清麗春肉色,很想揭開被兒,就著燈光痛快玩一下。告知麗春,麗春害羞不肯,經不起碧卿一再要求,麗春知道丈夫心愛自己的白肉,也願意在燈光之下,獻出她渾身的嬌媚,給他看個盡興了。麗春為討丈夫的歡心,便半推半就,任他掀開錦被,現出一身白肉,真是以為羊脂一般光潔,毫無半點暇疵,加之肥瘦適中,滑膩欲融,不愧古人所說﹕豐若有肉,柔若無骨。碧卿摸了心愛已極,一邊抽送,一邊上下撫摸,心醉神迷,不覺陽精大洩,盡入麗春腹地,麗春見他事畢,忙扯上被兒,將他蓋住,摟在懷中休息片時,然後拔出陽物,揩拭乾淨,又面對面抱看睡去。

這次真很辛苦,一直睡到次日日上三竿,還不知起身,麗春伺候碧卿穿好衣服,下得床來,才知道陰戶因抽弄太很,竟腫痛起來,行路都有些不便。麗春想起昨夜的事,祗感激碧卿待他的恩情,並無半點恨意。晨妝時候,伴娘替他梳好頭髮,對鏡撲妝,不防碧卿從身後走來,在鏡裡將麗春飽看一回,發覺她自從開苞以後,艷橫眉梢,春透酥胸,出落得異樣風流,完全是一個美貌少婦的態度,此前次虎邱所見的小姐裝束,更嬌媚得多了,心眼兒裡都是愛,忍不住輕手輕腳走到他的身後,扶看椅背,輕輕喚了一聲麗妹,麗春猛然聽見這聲,從鏡裡細看,才知道碧卿立在背後,到底有些害羞,便低垂粉頸,把個白嫩臉蛋,漲得通紅,不敢答應,心裡也不自解,為何昨夜枕席之上由他赤身戲弄,毫不知羞,今日畫眉窗前,衣裳齊楚,反覺得十分慚愧,伴娘知趣,早避出房外,碧卿走近身邊,一把握住他的玉腕﹗拉他坐在懷中用手搬起臉來,不住親嘴,又將自己舌頭全吐在麗春口中,教他含住砸吮,親熱了一會,麗春的羞態才消除了一些,便扶在碧卿耳邊,告訴他陰戶腫痛的話,碧卿聽了,心裡甚是憐惜。連忙伸手到他褲裡,試一撫摸,果然紅腫發燒,覺得很是抱愧,極力撫慰,叫他不要見怪,麗春微微含笑說道﹕「你這人真是畏首畏尾,一時膽大包天,一時又這樣婆婆媽媽﹗幸喜並不大礙,不要你那樣著急,做出那種怪樣子,教我看著,反心疼你,我也不至見怪,昨夜的事,頭一次固然是你不好,第二次是我自討,如何能責備你一人,做個女子,遲早總免不了這一樣,人人都是如此,你有什麼不好意思呢,碧卿見他這樣柔順慧媚,更加喜歡,緊緊摟住,不知怎樣親熱才好,兩人摟抱不放,及至外面傳請吃飯,才罷手一同出去。

吃飯時,碧卿一面吃著,一面拿眼睛注視著他的愛妻。看看今朝態度,想起昨夜風情,直覺得此種快樂,飯後,二人在書房中,又談笑了半日,每逢無人在側,他們不是親嘴含舌,便是摸乳探陰,打打鬧鬧,竟消磨了一天光陰,晚上銀燭高燒,伴娘擺上酒果,二人吃了幾杯香酒,進了晚膳,時間尚祗九點,二人趁著酒興,巴不得早一刻上床就好,所喜家中無甚多人,可以隨意,便命伴娘收拾床褥,兩人又從從容容同赴陽台,這次麗春大有經驗,不似前番羞恥,喜吟吟的上得床來,自己脫去衣褲,祗剩貼身襯衣不脫,留待碧卿親自動手,碧卿自己寬罷衣服,見他祗穿看一身粉紅瓖衣一小衫褲,坐在被上,體態伶俐,可愛極了,便一手拉過來,將上下衣服,都剝脫得精光,麗春也不推拒,祗是嘻嘻的笑,碧卿看看陰戶,早已消腫,今夜天氣和暖,二又有了酒,便不蓋被兒也在床上自由頑要,先是碧卿將麗春摟任懷中,親嘴挨臉,渾身摸索,麗春也將手在碧卿身上到處摸弄,摸到陽物,那物早已硬得如木棍一樣,直立起來,麗春低頭注視了一回,心裡歡喜得很,便伏下身子,輕啟朱唇,將那肥大龜頭,含在口裡像吃冰糖一般,百樣砸舌,弄得碧卿週身難過,魂不附體,低頭細看,祗見麗春赤著一身白肉,祗顧俯看含弄那話兒,頭兒伏在自己懷中,一頭烏黑頭髮,配著他脂紅粉白吹彈得破的臉蛋和那白淨光滑的頸項,黑白分明,動人淫興,又有一陣陣的香油脂粉氣味,撲人鼻中要人的命。碧卿叫她停口,她還不肯起來,儘管含弄,粉臉不住擦動,耳邊環子,好以鞦韆一樣搖蕩,再看自己的陽物,既粗且大,紅赤昂長,青筋暴露,十分雄偉,放在她的櫻桃小口裡面,幾乎不能裝,好像要將珠□漲破一般,此時有說不住的快活,便雙手按住粉頭,將陽物在他唇中,來回抽送,玩了片刻,淫心難忍,將物拔出。此時麗春也情不自禁,忙俯身臥下,高舉兩腿,叫碧卿抽入那話,抽提起來,此次因陽物上面口涎甚多,陰戶又流出許多淫水。麗春毫不覺痛,不過兩人由於淫心太盛,狠命動作,容易丟精,不到片刻,碧卿連連頂送,一洩為注,麗春也淫精大放,眼閉口張,欲仙欲死,碧卿興還未盡,哄他緊緊摟抱自己,不令陽物滑出,休息半時,試將棉軟陽物,在陰中慢慢抽動,漸覺有力,等了半響,堅硬如故,碧卿心中大喜,越發用盡平生氣力,大玩特玩,這次陽物硬得甚久,抽送至二人疲精力竭,方始完事,互相摟抱,沉沉睡去。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