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肖依儼然過起了夫妻一樣的生活。

我大部分時間都呆在肖依的房間裡,肖依除了外出辦事外也多在家陪我。有幾次其他老師來找肖依,我就只好躲在臥室的衣櫥裡。為了玩起來方便,我們在屋裡只穿睡衣,裡面完全真空狀態。不分晝夜的做愛使我眼圈開始發黑,肖依笑我成了熊貓,開始採購大批營養補品。她自己其實也出現渲淫過度的跡象,原來白裡透紅的臉龐變得有些蒼白,黑亮嫵媚的眼神變得矇矓,更像一個享盡男人寵愛的少婦。

但我們對此幾乎毫不在意。只要我們相擁在一起,相互進入對方的身體,那有聲和無聲的悸動,那銘心刻骨、欲仙欲死的快感就構成了我們的全部世界。

有幾次我們也偷偷離開學校,大著膽子手牽手在市中心的大街上閒逛。只有在陌生的人群裡,我們才有機會公開表達我們的愛情,這本身就是一種莫名的刺激,讓人回味無窮。

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裡,我們興奮異常,變得容光煥發。我開始相信,性生活是人類最強烈的興奮劑,它使深陷其中的情人擁有無窮的活力。

漂亮的女孩子總是有很高的『回頭率』,像肖依這樣的標準大美人自然不用說了。各色各樣的目光從人群中掃過來,有年輕小伙子多情癡獃的目光,有中年男人飢餓好色的目光,也有同齡女孩羨慕妒忌的目光。街邊上無所事事的小流氓衝我們吹口哨,馬路上飛馳而過的汽車衝我們按喇叭,甚至有人在我們後面跟蹤。肖依對此顯得習以為常,不但不生氣、不害怕,反而故意挺胸鼓臀,一付風騷的樣子,與在學校的她判若兩人。

我一直處在興奮之中,為有這樣一個『萬人迷』的女友感到自豪。在公園鬱鬱蔥蔥的樹林裡,我顧不得旁人,將肖依頂在樹幹上,一陣揉搓狂吻,直到肖依兩眼迷茫、有氣無力地呻吟著要回家。

我們對對方的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已非常熟悉,不用說話就能讀懂對方的眼神、手勢和身體語言,那種默契連我們自己都非常驚訝。

但是,隨著開學時間的臨近,翠翠的影子又悄然出現在我飄飄然的腦海裡,心情又沉重起來。肖依沉浸在性愛的慾海裡,似乎毫無覺察。

開學的第一天晚上,翠翠就約我出來,我猶豫再三,還是答應了。我知道,我必須把目前的三角戀明確和翠翠提出來,尋求一個解決辦法。

在教室外面黑暗的角落裡,翠翠一見我就全身撲上來,拚命吻著。少女清新的體香撲面而來,讓我一陣眩暈。我的手漫遊於翠翠迷人的身體曲線,她開始顫抖,呼吸也急促起來。

事先想好要說的話,現在又不知道該如何提起。我克制著自己,把手移開,扶住翠翠的肩膀,鼓足勇氣,認真地跟她說不想再交往下去了,並準備出一大串想好的理由。

誰知我剛說了一半,翠翠就哭著捧住了自己的臉,根本不理會我的話。

「為什麼﹖為什麼﹖是..是因為林老師嗎﹖她知道我們的事了嗎﹖」翠翠紅著眼睛不停地問。

「這樣下去,她..她早晚會發現的。」我支唔以對。

「那又怎麼樣﹖她不是也和你好嗎﹖」

「那..那..那..我..我怎麼辦﹖」

「我聽你的,只要你不離開我﹗」翠翠緊盯著我,等我的回答。

我真是後悔自己當初禁不住誘惑,現在恨不得鑽到地縫裡去。還沒來得及品嚐愛情的美味,就已深深陷入性慾的泥潭裡。我深深地愛著肖依,可一碰到翠翠美味的肉體時又控制不了自己的慾望。我愛翠翠嗎﹖我不知道,但我的確想和她做愛﹗我不停地想﹕完了,我可真是個不可救藥的流氓﹗

當天晚上,我被翠翠硬拖著偷偷溜進了女生廁所。

翠翠經過一個月的空置和等待,興奮異常,幾乎全身都是性感帶,摸哪她都叫,還沒接觸她的身子,她就閉上了眼睛哼唧起來。

我撩起她的T恤衫塞到她嘴裡,然後開始從上到下邊摸邊吻。翠翠高聳的乳房滑膩而溫暖,乳頭碩大,極富彈性。我含上去,翠翠就顫抖,鼻子裡哼出聲來。

沿著平坦而劇烈起伏的腹部摸下來,就觸到了那叢異常茂盛的陰毛,摸索進去,氾濫的小溪已湧流不止。翠翠忍不住,叉腿挺臀,淫蕩地搖晃著摩擦我的下身。我不再等待,挺起粗黑的大陰莖從後面插進去,翠翠就像遭電擊一樣僵住了身子,隨後就是劇烈的抖動。

我湊在翠翠耳邊問﹕「想我了嗎﹖」

翠翠拚命點頭。

我又問﹕「怎麼想的﹖」

翠翠以向後挺動臀部作答。

陰莖在溫暖濕滑的肉洞裡緩緩抽送,在兩片結實挺突的屁股蛋的夾壓下感覺緊緊的,發出『嘖嘖』的水聲。

為了更深地插入,我推翠翠彎腰扶在馬桶蓋上,翠翠也配合著將大腿岔開。我低頭看著雪白的屁股和深入其中的粗黑的肉棒,情不自禁使勁往前挺進。

「嗚....」翠翠仰頭悶聲哼叫。

我加大抽插幅度和速度。

「嗚..嗚....啊..哎呀..哎呀..」翠翠忍不住伸手扯下嘴裡的T恤衫,長出一口氣,呻吟起來。

「你..你..別..別出聲..」我上氣不接下氣,馬上放慢了速度。我知道,翠翠不比肖依,興奮起來就大叫,決不顧及環境。

「人家舒服忍不住嘛﹗」翠翠喘息著。

我重新把她的T恤衫撩起來塞到她嘴裡,她不情願地張口咬住。

玩翠翠和肖依有很不同的感覺。我想主要的倒不是她們兩個身體的不同,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心理作用。肖依畢竟是我的老師,和她做愛有一種偷情的刺激O翠翠主動投懷送報,幹起來就多了幾分征服玩弄的味道。

我很快就興奮起來,一陣猛插後,緊趴在她後背上,任由精液在她體內狂噴。

翠翠下身擦也不擦,回身摟住我,在我臉、脖子和胸前不停地吻著。

『嗒嗒』的腳步聲傳進來,有女生上廁所,就在我們旁邊的格子裡小便,嘩嘩的尿聲清楚得很。翠翠抬頭衝我『嗤嗤』壞笑,我急得用手摀住她的嘴,她順勢將我的手指頭吮進嘴裡,一進一出,淫態畢露。

等廁所裡再靜下來時,翠翠又要再玩兒一次。我因怕時間太久引起別人懷疑,沒同意。

從此之後,我在一種既要逃避又禁不住誘惑的心態中周旋於兩個美女之間,欲罷不能,受盡煎熬。在這件事上,我既不可能求助於父母,也找不到知心的朋友傾述,偷吃禁果的興奮和快樂幾乎已煙消雲散。

精神一恍惚,做愛的勁頭和情緒就差了許多,肖依和翠翠都明顯地感覺到了。

翠翠心裡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每次做愛都想方設法賣力服侍以挑起我的慾望。我有時情緒不好,就在她身上瘋狂發洩,翠翠默默忍受著說﹕「你愛怎麼玩兒我都隨你,死了我也願意。」

肖依卻不知道怎麼回事。一開始以為我病了,可除了沒精打采也看不出有什麼病症。後來她又自責,說光顧自己痛快了,肯定是縱慾過度,跟我約好以後減少做愛的次數。可是和肖依干的次數少了,卻給了翠翠更多的機會,情況並無好轉。

紙是包不住火的,細心的肖依終於發現了隱藏在異常狀況下面的真相。

說來也合該有事。有一天翠翠死活不願站著讓我干了,硬是趁學校放電影的時候拉我潛到她的宿舍,說是老不被壓著幹不刺激。我也想在床上好好玩她一次,於是就答應了。誰知她騷興大發,高潮時狠狠在我肩膀上咬了下去,我掙扎了老半天才脫身。結果肩上那紅腫的兩排細細的牙印在第二天晚上就被肖依發現了。

以前肖依也有過在我身上亂咬的時候,但時間一長就消失了。這次顯然不是她的傑作。我已經描述不出肖依當時震動和驚訝的表情。總之,我在她逼視的目光下無地自容,把和翠翠的前因後果一五一十全部招供。

肖依默默地穿上衣服,走出臥室,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獃。我跟出來,結結巴巴地辯解、懺悔、請求原諒。

足足有半小時,肖依一句話沒說,不停地抹眼淚。

後來,她眼睛紅腫,抬頭露出勉強的微`鶤說﹕「唉..沒想到美好的時光結束得這麼快﹗」

我覺得像是末日要來臨,『哇』地一聲忍不住痛哭起來,伏在肖依大腿上連連說﹕「依姐你別生氣..我是真心愛你的呀..我流氓..我錯了..你原諒我吧..」

肖依將我的頭攬在自己的懷裡,也隨我輕聲涕泣。要是平時,那堅挺的乳峰早讓我想入非非了。

「其實,我知道早晚會有這麼一天的,我是拴不住你的,不該放這麼多感情在裡面。都怪我不好,我是老師,不該和你這樣的。」肖依聲音開始平緩。

我噌地站起來就往外走。肖依叫住我,問我去幹什麼。我說去找翠翠,要和她斷絕關係。

肖依厲聲喊我回來,說﹕「你想讓全學校都知道這件事呀﹖你和她都搞成這個樣子,她怎麼會放棄呢﹖」

我傻呆呆站在門口,不知所措。

肖依最後還是讓我走了,她說她要安靜下來,好好想一想。

也就在那幾天,相繼出現的兩件事對我們三個人的關係帶來決定性的影響。

第一件事是白髮蒼蒼的班主任約我談話,說除了英語外,其它所有各科任課老師都向他反映我的學習成績最近有了大幅度倒退,問我是不是有什麼事影響了學習。我沮喪之極,差點兒當著班主任哭出來。

第二件事就更讓我五雷轟頂。翠翠慌慌張張跑來告訴我﹕她懷孕了﹗

我求救無門,什麼也顧不得了,大著膽子領著翠翠去見肖依。

直到現在我還能記得肖依在得知翠翠懷孕後的痛苦表情,淚水強忍著在眼眶裡打轉。屋子裡除了翠翠輕聲的哭泣外格外安靜。過了一會兒,肖依把頭轉向床外,平靜地說﹕「你先回去吧,沒你事了。」我乖乖地走了。

後來我得知,她們兩個在我走後抱頭痛哭。肖依問翠翠是否真的很愛我,翠翠點頭。肖依說,那就與我暫時停止來往特別是停止性愛,因為翠翠和我的學習成績都在大幅度下降,如果繼續沉迷其中,將來只會壞了學業和前程。肖依說她已下了決心,不再影響我學習。至於將來,她知道她和我無論年齡還是心理都不般配,沒有奢望嫁給我,因此她願意放棄,把我讓給翠翠。

翠翠一激動,也發揚起了風格。說她知道我最愛的還是肖依,她不該奪人之愛。如果我不要她了,她決不會再去糾纏。

一個月後,翠翠請了一個星期病假,其實是去偷偷墮胎,全是由肖依找朋友安排的。手術後翠翠就借住在那個朋友的家裡。第二天肖依領著我去看她。她可憐巴巴地坐在床上,兩眼還在紅腫,一看見我,馬上又淚水漣漣了。

肖依的朋友也是個風姿綽綽的美人,不過要比肖依冷漠一些。我想她已知道我們三個人的事,因為她看我的眼光總是怪怪的。

到中學畢業前,我再沒有與肖依和翠翠上過一次床。不過我們之間的來往卻沒有中斷,反而因為有了原來的一層關係而成為特殊的朋友。週末我和翠翠常常到肖依家,一塊兒玩玩音樂,吃吃飯,談談天什麼的。慢慢三個人在一起已不再尷尬,反而越來越有了一種親密感,不時相互開一些玩笑,甚至追逗打鬧。尤其是翠翠,可能是懷過我的孩子的緣故,很快就又回復了放浪無忌的本性。要不是有肖依的監督,恐怕早又和我上床了。

懸崖勒馬挽救了我的學業,我終於考上了嚮往已久的名牌大學,選了自己中意的中文系。翠翠和我同進一所大學的願望未能實現,卻考入另一所大學的英語系,幸運的是我們仍然在同一個城市。

離開母校前,肖依請我和翠翠在她的宿舍聚會。我們一塊兒喝酒、彈鋼琴、唱歌,還第一次每人抽上一支煙。肖依盡量掩飾自己的落寂和感傷,她知道我和她的情愛就要告一段落了,儘管這結局她早就料到了。翠翠坐在肖依身邊,不時用身體語言安慰著肖依。

面對桌子對面曾與自己在床上翻雲覆雨過的兩位美人,我心中又得意又感傷,我實在是撇不下其中任何一個。我和翠翠在同一個城市上學,機會還有。可與肖依就只能在放假時才能會面了。肖依幾次說自己快要步入大齡姑娘的行列,暗示她可能會接收眾多追求者中的一位,結婚生子了。在我的心目中,肖依已經是我嬌美動人的太太,可在現實裡,我又發現自己是這麼無能,痛恨自己風流成性,不能給她提供安全放心的庇護和依靠。

夜漸漸深了。肖依心情不佳,不勝酒力,踉踉蹌蹌要回臥室。我上前一把抱住她,那溫軟的嬌軀立即喚醒了我的性慾,禁不住摟得更緊。肖依已很久沒有這樣被男人摟抱了,因而發出讓人心顫的呻吟。

翠翠幫著我將肖依放倒在床上,脫掉外衣,蓋好毛巾被。

一走出臥室,翠翠就哼叫著撲進我懷裡,低聲嚷著﹕「好哥哥,想死人了﹗」

我三下兩下除去翠翠的衣服,她的軀體在燈光下白得耀眼。

翠翠比我還急,顧不得我還在脫自己的褲子,就伸手從短褲中掏出早已高昂起的粗黑大陰莖,一陣急促套弄。然後將我推倒在沙發上,劈開大腿跨上來,扶著陰莖往下蹲..

低頭看著油光滑亮的陰莖在自己淫水氾濫的小肉洞裡進進出出,翠翠發出帶哭腔的歡叫,身體瘋狂地亂顫,我連配合她的機會都沒有。很快,翠翠身子僵挺,仰頭急速哼叫著,達到了高潮。

我因很長一段時間恢復了手淫,雖然感受到濕熱的陰道強烈的收縮,但陰莖依然堅挺不倒。

我摟抱著翠翠癱軟的嬌軀,下面繼續不快不慢地上下聳動。

翠翠媚眼如絲地瞟著我,一付騷浪模樣﹕「親哥哥..我們終於又在一起了..你..還是這麼強..人家魂都丟肊O..」

我加快了抽插的節奏,說﹕「我們快點幹完吧,一會兒肖依醒了就壞了﹗」

「我不管﹗我才不怕呢﹗她和我都給你玩過了,還有什麼隱瞞的﹖」停了一下她又神秘地湊近我耳邊嬌喘著說﹕「喂﹗不如一會兒你去屋裡玩玩依姐吧﹗你一走,她都傷心死了﹗」

我白她一眼﹕「真是臉皮厚﹗你不吃醋﹖」

「唉﹗我倒是想不吃呢﹗碰上你這個流氓,能有什麼辦法﹗」翠翠在我賣力的抽送中閉眼陶醉著。

「別忘了你是第三者﹗」我咬住翠翠的奶頭往外拉,下面加快速度。

「別管誰是第一第二第三了,我都快到極樂世界啦﹗哎喲..哎喲..你..你..好..好棒..啊..啊..不行啦..」翠翠語無倫次,面臨第二次高潮。

我低聲吼著將翠翠推到一邊,拔出顫抖的肉棒。精液噴出來,劃了長長的一道弧線,打在對面的牆上。

一聲門響,我扭頭一看,傻了眼﹕肖依站在臥室門口﹗

她頭髮零亂、睡眼惺忪。身上只有乳罩和短褲,雪白潤滑的皮膚讓人眼前一亮。可能她沒有想到我和翠翠在客廳,所以顯得異常驚訝。

「你..你們..」她呆立著,酒勁還沒完全醒。

我和翠翠慌忙穿衣服。

「依姐,你..你看..他欺負我呢﹗」翠翠竟比我鎮靜得多。

肖依剛剛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臉唰地一下全紅了,『哎呀』一聲就躲回臥室去了。

「怎麼辦﹖」我望著翠翠。

「什麼怎麼辦﹖一不做二不休,你還不進去﹗」翠翠兩眼閃著光。

看我猶豫不決,翠翠拉起我就進了臥室。

肖依開了床頭燈,坐在床上。看我們進來,低聲責怪﹕「你們怎麼能在這就..」

翠翠撲過去摟住肖依的脖子,浪浪地笑著﹕「嘻嘻,好姐姐,別生氣,都這麼長時間了,空得難受呢﹗」她瞟我一眼,又對肖依耳語說﹕「依姐,不如你也跟他來一次吧,這麼長時間了,你都不想呀﹖」

肖依迅速掃了一眼我的下身,沖翠翠『呸』了一聲,搖搖頭,但卻沒說話。

翠翠衝我壞壞地使了個眼色,回頭對肖依說﹕「要不我先走吧﹗」然後就站起來。

肖依卻連忙拉住她的手﹕「翠翠,你別走﹗」又抬頭對我說﹕「你走吧﹗」

那口氣聽起來是那麼溫和,加上她柔媚的眼神,其實是在說﹕壞蛋,隨你吧﹗

我鼓足勇氣走過去,坐在肖依的另一側。翠翠知趣地站起來﹕「我..我先回去啦﹗」轉身走了出去。

肖依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沒出聲。

我迫不及待地將肖依壓在了身下,瘋狂熱吻。肖依受酒精的影響,無力地躺在床上,任我渾身上下其手摸了個遍。乳罩、短庫很快就脫了下來。我用嘴含住鮮紅突起的乳頭,肖依的喘息就開始粗重起來。

再把手移向她的兩腿之間那久違了的草地和小溪。

「唔..唔..哎呀..啊..啊..」肖依發出熟悉的呻叫。

「依..好姐姐..我以前對不起你..今天我要加倍補償..讓弟弟好好侍候你吧..」我一邊動作,一邊自言自語。

我脫掉自己的衣服,分開肖依的大腿,挺起大肉棒在那潮濕的草叢裡探索。正要望裡插,肖依卻突然推開我,翻身往床另一頭爬。我不明所以,連忙撲上去壓住她。她急急地喊﹕「翠翠﹗」我回頭一看,翠翠竟像個幽靈似地站在臥室門口﹗

翠翠跑進來,蹲身拉住肖依正不停揮舞的雙手,一個勁兒說﹕「對不起..依姐..我就是想看看..看看你們..你別不好意思..反正咱倆都和他弄過..」

肖依急急地喊著「羞死了」「快出去」。

我情慾已一發不可收拾,堅挺的肉棒無處發洩,也顧不得許多,趁肖依正和翠翠說話的當兒,分開她的雙腿和屁股蛋,從後面插進了肉洞。

「啊....」肖依長長地哼叫,顧不上翠翠了。

我已顧不得翠翠是否在旁邊,將肖依的臀部拉抬起來,摟在腰上,猛烈抽送起來。

肖依羞得雙手摀住自己的臉,隨著我的衝撞不由自主地哼叫。

翠翠紅著興奮的臉挪到我身邊,兩眼眨都不眨地盯著粗大的肉棒在鮮肉翻飛的肉洞口進出,嘴都合不上了。

我邊抽插邊喊叫著﹕「翠翠..你不是想看嗎..我讓你看個夠..哥哥我操得好不好..嗯..我先操騷姐姐..再操你這個騷妹妹..」

翠翠高聲喘息著,軟軟地靠在我身上,雙手撫摸我因用力而緊繃的大腿、屁股和胸膛。最後,她乾脆脫光衣服爬上床,跪在我後面,用高聳的乳房貼住我的後背,不停地摩擦。

肖依的性慾在粗大肉棒的摩擦下很快升到高峰,被旁人觀看引起的羞澀漸漸消退。為了性刺激的需要,她開始主動扭動屁股,尋找更舒服的角度,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依姐..東哥的大傢伙很來勁兒吧..你別不好意思..要是舒服..就大聲叫出來吧..」翠翠淫蕩地喘息著。

「嗯..嗯..啊..啊..呸..你..你這個不要臉的..騷..騷貨..跑到人家..人家床上來偷..偷看..」肖依披頭散髮嗔怪著翠翠。

「好哇,人家辛辛苦苦幫你解饞,你還反咬一口,看我不給你點兒顏色﹗」翠翠說完,離身按住我的屁股,順著我抽送的節奏猛地望前一推,大肉棒『噗嗤』一聲連根狠狠刺進了肖依的肉洞。

「啊喲....」肖依驚叫一聲,身子就往床上癱下去。我順勢壓上去,加緊短促抽送,腹部快速打在肖依的屁股蛋上『啪啪』作響。

肖依張大嘴呼哧著﹕「啊..哼..啊..哼..東..使勁..使勁操..別..別停..姐姐..就..就要讓你..操..操死了..啊..啊..」她全身劇烈顫抖,肉洞急速緊縮,一股熾熱的液體向外湧出。

翠翠畎我從肖依身上拉開,推倒在床上,手忙腳亂地又跨了上來,嘴裡嘟囔著﹕「東哥,依姐不行了,讓我來接班﹗」

我沾滿肖依淫液的肉棒『噗嘰』一聲輕鬆被翠翠的小肉洞套了進去。

肖依趴在床上,側過臉來,微睜著眼睛看著我們,有氣無力地說﹕「天呀﹗我這成了什麼地方了﹖我的床單還要不要啦﹖」

我渾身是汗,躺在床上聽憑翠翠淫蕩地自己套弄搖動。當翠翠哇哇地叫著達到高潮時,我還差一點。最後,還是翠翠用兩隻細嫩的小手上下擼弄,才使得精液像噴泉般射向天空,又『噗噗』地回落到床單上。

那一夜我們三個同床共枕,睡了一個甜甜的美覺。

盛夏快結束的一天,我隻身踏上火車,去上大學。送行的除了我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以外,當然還有肖依和稍後才開學的翠翠。當列車啟動的一刻,我突然覺得心中一緊,好像忘記了什麼東西,又好像丟失了什麼。肖依和翠翠緊緊站在一起,手拉著手,正漸漸離我遠去。我知道我們其實很快可以再見面,可為什麼我會感到自己那麼孤單呢﹖鼻子有些酸,我才發現兩行淚水順著臉頰悄然流下來,回頭一看,肖依兩手捂臉,肩膀不停顫抖。翠翠一手去扯肖依的胳膊,另一隻手卻也在揉自己的眼睛。我就要面對新生活了,再見了,可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我心裡說。

[一] [二] [三] [四]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