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不知過了多久,楊小青的高潮終於完全由如海濤般的洶湧,回復到較為平息、靜緩的地步,僅管它的「餘波」仍然還陣陣襲上身子,但已不復令她神魂顛倒,只從她尚有一點不規則的、間歇的喘息;和兩條大腿與屁股交接處的肌肉,偶爾微微的顫抖,透露出來.....

小青纖小的身軀無力地仰躺著,她的兩腿,膝頭向兩旁分攤著,還保持著大大張開的姿勢;屁股也不再被男人捧起抬著懸離床單,已垮落在床上,但開襠褲襪所圍成的大洞中央,仍然歷歷呈現著小青高潮過的私處,在這一連串如暴雨狂雲的侵襲後,更艷麗、也更憐人的景象:

她的陰毛被各種液體沾得濕淋淋、亂糟糟的,倒向四處;有的黏貼在她白白的肉上,有的夾在紅紅的陰唇肉摺子當中,還有些一蕞蕞的,是被男人的舌頭舔濕了豎立起來的;形成一片彷若經過大雨洗禮後的熱帶叢林。

陰阜的下面,小青的肉穴,像被露液所浸透的一朵盛開過後的鮮花;兩片花瓣兒,已不再如亢奮時又厚又腫的向外撐張,但還是彎彎扭扭的,因為她腿子的分張而攤開在那兒,呈露出它在液汁覆蓋之下,嬌媚而細嫩的皮膚,在男友舌頭舔過後殷紅紅的色澤。

而在迎兩片花瓣交合處頂著的,小青私處最靈敏的陰蒂,喪失了高潮前興奮、勃起的堅挺和凸出狀態,縮成了縐縐的、小小的一團肉;被陰唇肉摺所夾,像隱藏著似的,只露出它尖端,微小得幾乎要用放大鏡才能看清楚的尿道口,被那兒細細如絲的肉摺子標示著它的所在.....

至於小青肉穴的下方,她現在「閉鎖」住的陰道口、肉洞下的會陰部位、和屁股底下,全都被液汁所浸淫、沾濕得晶瑩亮麗,仍然誘人無比、閃閃發光,在褲襪開襠的暴露下,美得令人目不暇給呢!

男友扒在小青的胯下,盯著這「奇景」瞧來瞧去,一面以手指尖在那兒如鵝毛般輕輕遊走,偶爾還稍微觸踫到她的嫩肉;一面不絕於口地讚美著:

「真美啊!...張太太,你這朵如花似玉的.小肉屄,歷經性高潮以後,居然也還這麼誘惑人,這麼有挑逗性的美麗無比,真是少見哩!...」

楊小青被「誇讚」得竟然臉紅了起來。她半睜開矇矇矓矓的兩眼,對男友瞟了一下,又以十分不好意思的表情說:「哎唷 ̄!寶貝,別盯著人家的...那 看嘛!...人家剛剛才...好見不得人的那樣子...才完,都會好羞哪!...」

說著時,她的兩膝縮了起來,想把腿子夾住;但男友沒讓她,一面用手將小青大腿撥分得更開,一面哄著:「別夾嘛!...張太太,現在才是你最美,最好看的時候呀!...而且你自己不也說過,今天就是要給我看個夠的嗎?...那你還羞個什麼勁呢!...再說,張太太,你這回...在享受口交下流出來的水...可真多哩!腿子攤開來,才能讓水早點乾呀,你說對吧!?」

於著小青只有依了情人,把腿子攤開著。男的又問她:「怎麼樣,張太太,剛才你這陣高潮,來得可過癮吧!?...」

小青點頭羞答答地應著:「嗯!...當然過癮,過癮極了!寶貝,今天也真算得上...不虛此行哩!...嘿嘿!」她吃吃地笑了。

「哦 ̄!這樣一下子就滿足啦!?...很難令人相信哦!」男友也笑了。

「不是那個意思啦!...寶貝,我花了那麼大的功夫,今天才能跟你見得到面,要的...當然不是只有這一陣小小的...高潮呀!」小青還逗著。

「啊 ̄!那樣的高潮,都嫌不夠大?...那你還要多大的刺激,才能滿足啊?別嚇唬人了好不好!...我還以為...因為你昨晚手淫,沒能完全發洩出來,悶得發慌,才急迫死了,非要見我不可的.....那你在久憋之後,獲得了釋放,至少也會有那種解脫之感的,快慰與滿足呀!」

「哎呀 ̄!寶貝,人家逗你,才那麼講的嘛!...你可別真的被嚇壞呀!老實說,要不是你舔我...一下子就把我舔出來,讓我及時得到解脫,還真不知道,我會急迫得...變成什麼樣子了哩!」小青滿心感激地說。

不待情人回應,小青眼 煥發著喜悅的光輝,又接著嬌嬌的說:「而且,寶貝啊!你這回...舔我,還是我有生以來,被舔得最舒服,最享受的一次耶!...真的,寶貝,你...你怎麼那麼會舔哪!?...」

男的被誇讚得竟然也不好意思起來,抿嘴笑了,才答道:「也沒什麼啦,張太太,就跟吃東西一樣啊,有時候吃的是佳饈大餐,吃得不亦樂乎,有時是清粥小酌,雖然稀鬆平常,卻也能吃得清爽順心嘛!...至於也有時候,吃著淡而無味的東西,就會味如嚼蠟了!...像今天,你端出的這餐,就是鮮美無比的一頓上好佳饈,我吃起來,自然是津津有味,舌頭跟嘴巴,也就會特別勤奮了呀!...」

一講「吃東西」,楊小青立刻就回想到,自己幾次與那個銀行經理,在他的車 、旅館房間 、和自己家 ,吃「異國情調」宵夜的「幽會」。

記憶中,幾乎全都是自己瘋狂吸食他的「大雞巴」,而極少有查理舔吻自己陰部時的「享受」。

與現在和情人的「口交,相較之下,那些跟查理的宵夜,可真的還算不上是享受到「吃」與「被吃」的樂趣呢!充其量,大概只能說是因為想要嘗試吸食較大的、洋人的陽具,心甘情願將嘴、臉都獻給了他,讓他那根鉅棒插進喉嚨 ,而引發得「性興奮」罷了!

此時的小青,對情人為她作的「口交服務」,更加深了一層感激、感動。不由自主地,伸出兩手,撫摸著男友的一頭亂髮,一面對他呶著嘴唇說:

「寶貝!...就是因為你對我好好,我才...才這麼心甘情願,什麼都肯為你做,要討你的...歡心呀!...寶貝,喜不喜歡我?!...喜不喜歡我為你做的一切!?...」

男的笑起來了,說:「當然喜歡呀!張太太,還這樣問幹嘛呢?...你今天,包裝得如此誘惑,引我看得入迷,就是證明呀!...」

說著時,他就將兩手移到小青屁股底下,捏著她細嫩的豐臀肉瓣,手指頭又弄到她小巧、玲瓏的肛門口,輕輕扣挖起來;惹得小青的表情也又十分「異樣」了,連連啟嘴「啊!...啊 ̄噢!...」地叫喚著...

這時男人又捧起小青的屁股,問她:「對了!張太太,你有沒有發現?好像...今天你的屁股,在受到刺激時的反應,比以往都更好,更加有特別的韻味哩!...尤其是,在你快要高潮時,叫我用指頭插進你屁股眼 ,叫得那麼急迫的樣子,還是前所未曾過的哩!...看起來,...你這肛門 頭,好像滿有點文章,滿有趣的喔!」

他的話,說得小青臉都紅了,諾諾應著說:「什麼...文章不文章嘛?!...人家的...屁股,不都是一樣的嗎?...那...大概也是因為我穿了這件...開襠褲襪,覺得後面開開的,跟平常好不一樣,才會...有那種反應吧!?...」她還想掩飾地解說著。

「哦!?...是那樣嗎,張太太?...那你就翻個身,趴著讓我瞧瞧,你在這包裝下,後面開開的屁股,看看它今天,跟平常是怎麼不一樣吧!」

小青咬著唇,乖乖照作了,上身俯扒在床上,雙膝曲跪著,把豐臀朝天挺舉了起來。但這回,她卻漲紅了滿臉,無比嬌羞地對男友訴著說:「寶貝,這樣子,明明還穿了褲襪,可是屁股卻開開的露出來...好羞人喔!」

男的伸手撫到小青裸露的臀上,手指勾著她褲襪大洞的邊緣,一面問著:「哦!?...那你是要脫光光了,這樣扒跪著,才反而不會羞羅?...」

小青搖擺著豐臀,嬌嗔似的應道:「哎喲 ̄!寶貝,你又捉弄人家了,人家...就是為了你,才特地...穿這種褲襪的;.可是被你這樣好像...研究似的盯著人家的...屁股看,...當然還是會...好不習慣嘛!」

男的移到小青身後,兩手剝開了她的屁股肉瓣,使她的肛門暴露出來,才笑著回答她:「可是張太太,你本來不就是...要愈感到羞恥,才會愈變得更性感的嗎?...現在,這件特別包裝你的開襠褲襪,已經把你的豐臀烘托得更美麗,使你玲瓏精巧的小屁眼兒也顯得更奪目、更誘惑人了;那麼,你就再忍著點羞恥,忍著不習慣,讓我好好欣賞個夠吧!」

說完,男的竟低下頭,吻到小青屁股溝上,在她那兒光溜溜的凹槽 ,用舌頭舔了起來.....頓時令小青禁不住兩眼一閉,哼出了「嗚 ̄嗚 ̄哦!...啊-!...啊 ̄噢!」的嬌呼聲,而主動地把她渾圓、雪白的臀翹舉得更高,款款地扭著腰,搖起屁股了.....

楊小青活了這一輩子,從來也沒被任何人這樣子吻過屁股,心中的激動,自然不在話下;但是男友的舌尖,在自己股溝 的遊走,又開始強烈刺激著體內的「性官能」,使自己又迅速地要有「性反應」;驚訝的同時,也禁不住恐懼這反應來得太快、太強,而喚出:「天哪!寶貝!...我...羞死了!我的屁股又...又快璶有...反應了啊!!...」

男人樂了,要楊小青兩手向後伸到屁股上,把她自己的臀瓣剝分著;然後,更慇勤地,把飽含津液的舌頭,舔到小青的屁股眼上,勾戳著那凹坑 的肉洞口口;一面舔弄,一面還含含糊糊地問著:「舒服嗎?...張太太,屁股被舔得舒服嗎?...」

「噢 ̄喔!...舒服 ̄!舒服嘛!...寶貝!你...把我屁股...舔得好...舒服喔!可是天哪!...寶貝你也把我...舔得...更要羞死了!」

小青昏陶陶地應著,兩手緊緊扒開自己的屁股肉瓣,搖晃著白臀.....

但當男友的手指,再度探到她兩腿間的陰戶上,要搓揉她時,小青還是尖聲叫他停住手,不要再摸她那兒,因為她細嫩的陰唇還無法適應太過份的刺激。

「寶貝!...求求你,不要摸我那 !...我那邊...還不能,還會好受不了你揉的...你就...光舔我的屁股吧!...啊!寶貝啊!...你...你好會舔哦!!...舔得我都快要...快要升天了!!啊 ̄!!」

男友依照她的指示,繼續用心舔著小青的肛門,同時將手由她陰戶上移開,繞到她的小肚子底下,從她被液汁淋濕的陰毛叢林,往前摸到她微微鼓脹的肚囊上,反手抱住那兒,一陣陣的按、壓、抓、揉著。

很快地,楊小青就受不了這樣前後同時受到的刺激,引長了頸子,開始高聲啼叫起來:「哎喲 ̄啊!寶貝!!...你...搞死人家了!!...我的...老天啊!你再那樣...擠人家肚子,會把人家的...尿,都要擠出來的啊!...」

「張太太,那你就忍一忍呀!...如果實在忍不住,就讓它尿出來吧!」男人及時回答了之後,又繼續舔著小青的肛門.....

「喔 ̄!喔!...不!不行啊!...寶貝!...我會忍不下去...我真的會...尿出來的啊!!...」小青急死了,兩手不再扒開自己的臀瓣,伸回到床上,沒命似的緊扯著床單,卻把仍然挺舉的豐臀,扭得更凶,搖得更急了.....

男人的嘴,跟不上小青屁股的扭動,只好停止舔吻;他的手,也停了下來,不再壓弄她的肚子和膀胱。小青這才如釋重負,整個身子垮了下來,趴在床上,側著臉,喘歎了一口氣說:「哎 ̄啊!你...你,好要命喔!」

應該算是「事後」吧,楊小青和男友並肩仰臥在床上,偎在一起,互相親慝地吻著、愛撫著...

小青的心 ,僅管因為身體上從未曾被男人吻過的肛門部位,終於被男人仔細舔了而感到無比害臊,但也正因為心中的情人,能夠這麼不計一切的親吻在自己的最私密處,無寧是滿欣慰的。

只是現在在他面前,小青還是得顧到一點「顏面」,對男友仍然嬌滴滴的,欲言又止似地說:「寶貝!你好壞唷!.怎麼這樣愛整人嘛!?...搞得人家簡直是...難堪死了!...而且你...別的地方不好弄,專在...排泄器官那兒,刺激人家,教人家肚子 的東西都快要...被你弄出來了!...」

男友吻住了小青的唇,不讓她說下去,而且把舌頭插進她口腔 ,一抽一送的;同時,他的手掌,又從小青的乳房摸到她小腹上,很輕柔、緩緩地按摩著,使她不由得又嗯嗯.哼哼地從喉嚨 迸出聲來;他才回答:「張太太,怎麼又講我壞呢!?你不是自己告訴我,說你今天屁股特別敏感,持別會有反應嗎?...我只不過是以頂禮膜拜的心情,吻了吻它,為的也是要令你舒服呀!...」

「寶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屁股那邊,從來也沒被人踫過,更別說像你那樣舔,那樣子弄過,當然是好會...不習慣嘛!...啊!寶貝,...你...你的手...怎麼又壓在人家...膀胱上嘛!?...噢 ̄!壓得人家...脹得要...要上廁所了!!」小青忍不住,抓著情人的手,想掙扎著下床,只好說:「我要去...小便了!...」

可是男的偏不放她,將她的肩按在床上,然後笑咪咪地對小青道:「等一下,我還有話要問嘛!你反而已經忍住一次尿了,可以再忍一會兒吧!」十分為難地,小青也就依了他,說:「那你就別再按人家...膀胱喔!」

於是,男的將手又更向下移到小青陰戶下端,仍然潮濕不堪的肉洞口,輕緩緩地以指尖觸摸著;同時像才想到似的,側頭問她:「對了,小心肝!...你昨天晚上,一個人跑到廁所去手淫,為什麼光是只用手指?...而且,在久久弄不出時,都還不用我送你的那根...塑膠按摩棒呢?...」

「啊?!...」小青萬萬沒料到,情人會突然問起昨晚自己在家 ,到廁所「手淫」的事,不禁大吃了一驚。加上他問的,又是那種講不出口的,自慰「工具」的問題,頓時就令她更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回應了。

其實,在楊小青的「性行為」 ,十幾年來,由丈夫那兒得不到滿足,而依賴「自慰」解決需求和發洩,本就是一件無可厚非、而且一點也不令人驚奇的事。倒是她在開始習慣性的「手淫」之後,因為好奇而嘗試使用過不同的「棍狀工具」,值得在此一提。

從嘗試各種不同「工具」的經驗中,小青發現通常像香蕉啦、黃瓜啦、或是意大利硬香腸等等的「食物」,都可作為「男性工具」的「代用品」。

僅管這些棒狀的果菜,在弄進自己陰道 以後,會因為它們的磨擦,在肉洞 留下各種味道。但小青不知從何得知,想到了用保險套把它套住了之後再插入體內,一舉解決了「食物味道」的問題,而且也不用再愁硬香腸的表面太油膩、或是香蕉皮太軟磨破了就會成爛泥等等類似的困擾了。

試過不同的果菜後,小青又改往其他S棍狀物」,尋求可用的「工具」,像鋼筆、彩色馬克筆啦,趕面棍兒啦,圓筒棍狀的塑膠牙刷盒啦,和凡是家 可以找得到的手工具柄狀的、或棍狀的部分,她都拿來一試了。

最後她發現了大多數的選擇,不是大小尺寸不合,就是形狀不能對應自己的構造,以至於用來用去都不很舒服;還有一些,因為稜角太堅、太銳,弄進去都會痛呢!

結果,楊小青居然還是找到了一件「工具」,是她家 用來烤肉時,在肉上面塗刷滷汁、醬油的,那種長刷子的木柄把手。它的形狀、大小,都和小青所尋找的差不多,木頭的質地,由於經過使用後,也還滿光滑、卻又不那麼溜滑。

而在把手和豬鬃毛刷之間,將兩頭連接起來的,是條約一尺半長的鐵桿。當小青把木柄把手插入自己的陰道後,手持著鐵桿,就能像清擦管子內部一樣,十分順手地,作那抽送的動作。

這個發現,使小青大喜過望。常常在需要時,就用這刷子柄「自慰」了。而且她還特別體會到,木柄的優點,就在於它是木頭料的,用的時候,不會覺得它太冷、或太熱,不會太滑膩、也不粗燥,是剛剛好的既有點吸水、卻又不會太吸水而變乾掉.....總之,就因為它是「天然的」材料,才那麼能「適合」自己的身體吧!小青每這麼想到它時,就更中意自己作的選擇了.....

尤其是,這烤肉刷子把手,不僅僅因為它五英吋半長,約一英吋半粗的尺碼,是小青認為最佳的大小;它的形狀,也是特別令她感到「滿意」的。

由車床車出的這「把手」,當然有著最適合人手握住的造型,在柄的尾端有個突突圓圓的、球狀頭頭,正像個「男人」的龜頭;在它後面的一環凹陷,則跟「男人」的龜頭「頸」一樣,接往木柄;而直徑由粗到略小的那一根莖部,是剛好要讓小青陰道 的肉,緊緊包住的,「優美」的曲線;而在柄部與鐵桿相連處,又有一道凸出的圓環,正好是小青每次「自慰」,把木柄全根插進自己 面時,撐開肉洞口口的,還是真正男人的陽具,所沒有的一圈凸起呢!

因此,楊小青在用了這刷子柄之後,就非常「忠實」地依賴它,再也不作第二根東西想了;直到...直到跟眼前這位「現任男友」發生了性關係之後,在兩人第二次「幽會」結束前,體貼小青的「情人」,送給她一根專門給婦女解除肌肉疲勞的按摩棒;並且教她如何扭開電池馬達,使它的振動,刺激到陰部各處;小青才極不好意思地收下了「禮物」。之後,每當她「需要」起來時,就拿這「情人代替品」來自慰、解決了。

楊小青被男友要求忍住尿,在床上聽他問的問題,沒想到他問的是自己為什麼道頭一晚上手淫的時候,光用手指頭弄,卻沒用他以前送她的那支按摩棒呢?

意外之中,小青的思緒跌入了過去,想到自己十幾年來,為了找尋適當的「男性代用品」,花盡苦心,嘗試用了不知多少的「棍狀物」的經過,而總算在最後,接受了情人所送她的塑膠按摩棒,才放棄了以前一直依賴的那根烤肉刷子,開始用按摩棒作為手淫的工具.....

男友看小青好像恍惚般地好一陣子沒回答他,就搖了搖她的肩,問她道:

「怎麼了?張太太,昨晚上的事就忘了啦!...我問你為什麼只用手指,沒用我給你的...棒棒插自己呢?...」

小青像醒過來似的,深深瞧著情人,才好難開口般,結結巴巴地應著:

「哎呀 ̄!...那是因為...因為我先生...就在床上,雖然酒醉了不醒,而我...我跑到廁所自.慰,才不敢用棒棒...怕他萬一跑進浴室小便,如果看到我...手 用一根東西,那...那我豈不就完蛋了!?寶貝,寶貝 ̄!...你.你不高興了呀?...」

對小青勉為其難的解釋,情人並不在意,他只笑著搖搖頭,又親了一下小青的臉,說道:「沒有 ̄,我沒生氣,我只是想到,或許你已經...因為有了我,所以就不再那麼依賴棒棒了;再不然,就是那根按摩棒的...形狀大小,或質地,不夠理想,不能令你澈底舒服解脫,所以也就很少再用它了?...」

楊小青咬了咬唇,才又嬌滴滴的,瞟著男友說:「那...那也是真的,寶貝!我...我當然最要的,還是你真正的...肉棍棍呀!...假的棒棒...怎麼可能跟真的男人比嘛!?...而且,那根...你送我的按摩棒棒,形狀直直的,頭頭是尖尖的;加上它的塑膠又那麼滑滑的,...跟你的...真正的大肉棍,形狀完全不同,弄進我 頭以後,感覺真的差好多喔!...那每次我...用它的時候,都要插好久、好久,而且要好用力的...一直戳、一直戳才行哪!...

「真的,寶貝!我...我現在每次弄自己的時候,腦子想的,都是你,都是你跟我作愛的那種樣子,跟感覺;那...那根按摩棒,就變得...好像反而不能叫我...進入情況,不能讓我專心想你,而...而效果也變得...就更差了耶!...」

「嗯!...」男友靜靜聽完小青的「解說」,臉上浮出笑容對她說道:「我也猜到,大概會是這樣的;所以...」

他頓住話,迅速翻身下床,從攜進房 的塑膠袋 ,取出他帶來的牛皮紙袋,將一個包裝成長方形盒子似的禮物,遞給小青。

他示意她打開,同時說:「恭喜新年快樂!張太太。」...吃了一驚的楊小青,接著「禮物」,看它長長的形狀,拿在手 還沉甸甸的,心 就猜大概又是...臉頰立刻又緋紅了起來。

「哎喲 ̄!寶貝,又送我禮物...多不好意思嘛!」

「π拿祉妯課意思呢?小禮物嘛!打開它,看看喜不喜歡!」

「是什麼呢?...這麼重重的,會是條...項鏈嗎?」小青撕開包裝。

「啊 ̄!!寶貝!...是...這個啊!...天哪!」她的臉更紅了。

不用說,在那透明的盒蓋下,裝著的,正是一根如真人性器形狀的假陽具,和伴著它的一瓶透明長罐子的滑潤油;嵌在盒子的黑色絨墊上,鮮明奪目地呈在楊小青眼前。

令她盯著兩眼一看,就有點透不過氣似的,深深一喘,然後才咬了咬唇,對情人掛上極為尷尬的一笑,嬌歎著說:「啊!寶貝!這根...比你給我的...按摩棒還大...那麼多!...我不知道...我...」卻又說不下去了。

男友打斷她的話:「當然可以啊!...張太太,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現在的尺碼...隨便亂買一根給你的;我送你的那根按摩棒,當初在買的時候,我因為才跟你玩過一次,覺得你特別緊小,就照想樣中,以你尺寸可容得下的,買了一根較小號的。...你一用過之後告訴我,說它又直又滑溜,我就知道適合你需要的,應該要大一點的;那後來...從你跟我講的跟...查理的...那些 " 故事 " 中,我就更確定了,你所需要的" 男性代用品 " ,應該是什麼,應該有多大了!」

楊小青一面聽男友說著,一種強烈的羞慚,也一面直入心底,令她更加「尷尬」不安到了極點。

勉強才掙出回答:「可是...寶貝,我...我如果收下拿回家...這樣子一根東西,我...會簡直找不到一個地方藏的呀!...如果光是按摩棒,被我先生,或管家發現,我還...有理由講,說它只是用來...按摩...肌肉用的。可是這...有一根這樣子形狀的...東西,要是被發現了...那我可就...真要百口莫辯了!...寶貝!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我也...好為難喔!」

「哦!...張太太,我絕不是有意讓你為難的,如果你實在沒辦法,那...那或我就退回店 ,換一根...稍大號一點的,光是按摩用的棒棒好了;...再不然,還有個辦法,就是我幫你保管它,每次我們見面時,再拿出給你用,你看怎麼樣?...」男人頓了一下,又笑著接下講:「那樣,我也就有機會親眼看你在...手淫時的,美妙的風姿了!」

「哎喲 ̄!那.豈不更荒唐死了!...寶貝 ̄!...就是因為不能天天跟你作愛,不得已,我才需要用假棒棒的嘛!...你好傻瓜喔!有了真的,人家還會再要代用品嗎?...再說,被男人盯著,還看我...手淫,那我可是...被打死也絕作不出的呀!!」

小青既羞還媚地笑著道:

「...算了,寶貝!這根...你也不用拿去退換,我帶回家,自己一個人用好了!反正,以後更小心一點,就是啦!...我...謝謝你羅!」

笑咪咪地,楊小青「收下」了這份禮物,沒打開盒子,左右望著,不曉得該往那兒放似的;男的吻了小青一下,將盒子擱到床几上,對她道:

「不用謝啦,張太太!...只要你以後,每次用的時候,還是會想到它就是我的雞巴,跟你作愛,我就心滿意足了!」

小青媚兮兮地瞟了情人一眼,小手往他下身伸過去,撫住他半軟半硬的陽具,吃吃笑著說:「那可不一定吧!...寶貝,你...雞巴,硬起來的時候,大概有那麼長,可是...直徑好像還沒它...那麼粗耶!...不過,寶貝,你不要擔心...噢!...我還是會想你的,會把這根...又大、又好粗的棍棍...想成就是你的...大雞巴嘛!」

男的稍稍沉默了一下,小青就抬頭對他以黏黏的嬌聲「哄著」似的說:「哎唷 ̄!寶貝呀,你...又生氣啦?!...人家只是跟你...開開玩笑,才那麼講的呀!...寶貝,別生氣,別生氣嘛!.我是不應該老毛病又犯,把你拿來跟棍棍比大比小的,我...向你陪罪,陪不是...好不好?...對不起,寶貝!」

男人沒講話,側身跳下床,從褲子口袋 掏出香菸,回到床上,點燃了默默抽著煙。小青趴著,伏到情人胸上,對他瞧了好一陣之後,才掙出微笑,舔了一舔自己的唇,又有點吞吞吐吐地說:「寶貝,寶貝!...我...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計較我...胡說八道的話,好不好?...我是...真的昏了頭,才那樣...亂講的...你要怎樣...處罰,你說好了,我什麼都...由你處置,好不好?寶貝!?」

深深吸入一口煙又吐掉了後,男的也就柔和地對小青說:「好啦!如果我再跟你計較,我跟棍棍誰大誰小,就反而太沒風度啦!...這樣好了,反正我們閒著也是閒著,你就把你上次講的,和那個...叫查理的,銀行經理...吃 " 異國情調宵夜 " 的 " 故事 " ,從上回沒講完的地方,繼續講給我聽好了!...至少,我上次知道了他的...雞巴又長又粗,比我的大很多,但也沒有嫉妒或不高興;反而因為聽你故事講得精彩,自己還變得更硬了哩!...」

「啊 ̄!?你...要聽我跟他的...沒講完的... " 故事 " 啊?...」

小青楞住了,頓時語結不知道該怎辦才好了。她的臉上,寫滿了尷尬,又過了好一陣,才欲言又止,結結巴巴地道:「那...那...好吧,那既然你要,我也只好講了。...不過,寶貝,我...我還是得事先聲明...我是完全沒有...那樣子,跟他的關係...是絕對絕對只限於...只有...吃...宵夜的那種,沒有...真正進入到... 面的...性的關係嘛!...你...你一定得要相信喔!?」

於是,楊小青的 " 故事 " 就這樣又繼續了下來。

「對了,寶貝!你說我上次...沒講完的故事,到底是講到那兒了?我都有點不記得了耶!...是不是講到...我跟他的第三次?...跟他到山頂旅館餐廳...開房間,吃宵夜的那次?...」小青靦腆地問情人。

「我那會記得呢?張太太,你跟他一共搞了幾次,本來就與我無關,我只想知道:你們兩個互相勾引,表面上,假藉著是吃異國情調的宵夜,卻實際上玩那種...不正常的... " 口交 " 的行為,搞到最後,究竟變成了什麼樣的 " 關係 " 呢?...你口口聲聲一直堅持,只是用嘴巴...吃的...關係,那樣子一起上旅館,開房間,又在丈夫不在家的時候,招待他到你家 ;作些什麼...完全都只限於用嘴巴吃的關係,可能嗎?...而照你聲稱的,沒有進一步插入的關係,如果就不算是 " 性 " 的關係,那又是什麼呢?...」男的反問小青。

小青的臉漲紅了,辯解著:「哎呀 ̄!寶貝,你...你就別再這樣像調查局似的追問了,好不好!?...難道真要人家...一再重覆申明,那種關係的性質是什麼嗎?...你何不讓我乾脆一五一十把故事講完,多留些時間精力,作我們之間更重要的事呢?...」

小青又變了個表情,笑著說:「而且,寶貝!人家...講那故事,本來的用意,也就是要討你喜歡,希望你聽了它,就會變得更興奮,雞巴鼓得更硬,脹得更大嘛!...不然,人家那樣...羞恥不堪,見不得人的事,誰又會願意...對任何人講呢?...是不是,寶貝?」

「好啦,好啦!張太太,你也不用解釋了,就講故事吧!」男的應著。

楊小青這才挪了挪趴臥的姿勢,面向情人,眼睛一眨一眨,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以一種欲言又止的表情,對男友說:「對了,寶貝!...你知道嗎?有些事情,說起來也實在是...完全太巧合了。...那...那...」

搞不懂小青的意思,男友問她:「什麼跟...什麼?巧合?...你講得那麼虛玄,又那樣吞吞吐吐的,我那會知道?...你就再明講些吧!」

「哦!...那...那我就明講了...噢?寶貝!」小青眼光向擱在床几上的「禮物」盒子瞟了瞟,接著說:「就是因為你今天...送我...那一根代替原來的...按摩棒棒的...假雞巴棍子,我...才突然想到了那回,跟查理他...在山頂旅館房間 面,...我那時候已經...吃過了他,可是因為還看著電視上,繼續放映的那部色情電影,又把我搞得好興奮了;那...我就央求查理幫我解決,他都不肯,只叫我騎在他的...那時已經軟掉的東西上面,用手淫的方式,自己弄自已解決。

「那我...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照作了。那還好的,是我騎在他身上時,臉是朝電視機,背朝查理的,我...我一面看著電影上那女的,被那個整型男醫師用好大好大的...塑膠棍棍,戳得死去活來,一直高潮不斷,呼號不停;一面自己也瘋了似的,用一支手指插在...洞洞 ,快速抽送,又用另一支手兩個指頭,陣陣掐上頭的...陰核豆豆;...那樣子,我才好快好快的,高潮上來,自己解決掉了...

「那...那電影上的女人,也才被男醫師弄完了,無力的癱在檢查檯上;男醫師還滿口誇讚她,說她被棍棍一根一根的戳過以後,陰道 肌肉為適應不同尺碼陽具的收縮訓練,也就圓滿完成了,說她以後,只要持續每隔一段時間,把這工夫練一次,她就再也不須擔心陰道會被大尺寸的男人弄鬆掉了。...

「那我...那時候也高潮過完,全身無力得坐都坐不住了,就翻身爬回到查理身邊;僅管我當時心 頭,因為查理他不肯用舌頭舔我,害得我不得不在他面前用手指頭自慰,而感覺十分不好受;但卻也因為自己終究已達到高潮,就不想再計較什麼;便乖乖偎在他胸上,靜靜享受那種高潮過後的甜美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的,查理他靜靜盯著電視上已經演完的字幕看了一下之後,突然就...跟你一樣的,像看穿了我似的問我...每次我丈夫很快速的洩掉以後,我有沒有...以某種方式,或用某些棍狀的...工具...自慰呢?...問得我簡直是...無地自容死了!...」

小青說到這,兩眼對情人一瞟,說:「這就是...我剛剛講的,好巧合的事了,寶貝!...我真是沒想到,你跟查理,居然會這麼一樣,連問我的...最無法對人啟口的問題,都是相同的!...你說,是不是好怪喔?」

男友對楊小青一笑,答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嘛!...張太太,那你是否就針對查理問的,一五一十把你的...手淫史,全都告訴他了呢?」

小青接著說:「哎唷 ̄!那怎麼行呢!我...我當時真的是,被他問得,羞到簡直就要鑽進地洞 了!...只好吞吞吐吐地說我...是有...自慰啦;但我怎麼也說不出...我用了什麼棍狀的...工具,也更不可能...講那個...按摩棒棒的事了。

「那...那反而是他在追問我...有沒有用像電影上醫師用的...假陽具的那種...異物插入時,我...才好羞好羞的,點了點頭,承認說有啦,不過不是那種...陽具形狀的,...只是街上買得到的那種...按摩棒棒嘛!....

「那...我又不知道為什麼又解釋著說...那種...按摩棒,直直的、滑滑的,頭頭尖尖的;跟那個醫師用的,塑膠棒子...形狀完全不同。......那每次我...用它自慰時,都要插好久、好久,而且要...好用力的一直戳、一直戳才行耶!...所以當我看到...電影上的女的,被整形醫師用那種真陽具形狀的棍棍...插得那麼舒服死了的樣子時,心 都好羨慕,好感觸喔!

「那...查理他聽了,就附到我耳邊,說他要...買一套...就是那醫師用的棍棍送我,讓我以後自慰時,更有效、更舒服點。...說得我又...羞得滿臉通紅了!...

「那我...心 頭雖然想,但嘴上還是說不要!不要!那樣我會...羞死掉的,我現在就那麼一根...按摩棒,還是藏得好好的,已經就夠提心吊膽了,如果再有那種一盒子的棍棍,被丈夫或是管家...翻到了,一看到那種...形狀,就知道是幹嘛用的話,那我...就連人都不要做了!...所以我就一直堅持,要他千萬別給我那種東西...

「那查理他...他才答應說...他還是會去買它,但只是在下次跟我再一同宵夜時,把它帶來,用過以後他再帶走,那樣我就不用擔心藏不好、或被丈夫、管家發現了。...那他...他又像看穿了我的羞恥似的,跟我解釋著說...如果我真的要嘗試大尺碼的...男人的話,最好就像電影上那個女的一樣,用漸次增大的...棍棍...來練習、適應;那樣才能保證、維持我底下的,不會一搞就鬆掉了呀!

「我聽了,簡直是更羞得無地自容死了,可是心 頭,卻又想得要死,便裝作好像是好奇的樣子,問他怎麼對女人的這種事,都知道得那麼清楚,儼然像是個專家了呢?....

「那他...他就又笑了,說我當然不會知道,在灣區因為東方人特別多,所以在男人的圈內,就有這麼一批,是專門研究有關...東方女子的...性生活的。而且,他們在床上,也是專門只玩東方女人的呢!...他雖然不是其中的一員,但他有個好朋友,就是這種只玩東方女人的...玩家,所以他才瞭解這些事的。但他也說是...自從跟我...吃了宵夜以來,才真正明白了這種...玩東方女人的好滋味了!

「那我就問...我跟他的這種...光是口交而已,卻沒有進一步的關係,又怎麼能滿足他呢?他才說,這其實也就是跟東方女子...常會有的一個特殊的現象。據他朋友說,這主要就是因為...西洋男人和東方女子,身體的大小,性官的尺碼,都普遍的,相距過於懸殊;所以,凡是玩東方女人的,都要極有耐性,絕不能猴急的,一上了床就要插...小緊屄;...那...只有能容忍這種不便的耐性,加上持之以恆的,誘導跟訓練,最後才可能會獲得令人驚喜、意外的結果呢!

「我聽到這,終於才明白了,為什麼從我們開始吃宵夜以來,他可以堅持...忍得住,從來也不要求...要戳我底下的原因了!......

「那...那天晚上的...後半夜,在旅館房間 ,我跟查理就又繼續聊天,聊到了很晚才結束這次...宵夜的約會。...而且我們...也沒再實際作任何的事情,就在我不得不趕回家前,離開了旅館。...所以,寶貝!你問我的...問題,是事實證明的我...跟他...還是只有用嘴巴的關係,而不是...超友誼的關係嘛!」

男人聽到這,暫時保持了一下沉默,靜靜盯著小青看,幾乎看得她都要不安起來了,才開口問小青道:「好啦!我明白了,張太太,你的意思是,你跟這查理的關係,是...清白的、沒有不乾不淨的,對嗎?....但是你跟他下一次的見面,...大概也就是他到你家去的...第四?...第五次?又是怎麼樣發生的?...難道還是以同樣的...藉口,同樣的解釋,說你們...只作了口交,絕對沒有性交嗎?」

小青眨眼對男的笑了說:「唉呀!...寶貝!你...老是這樣子,不聽我把...故事講完,就要給人家宣判罪名,要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你還是先聽我...講完嘛!好嗎?寶貝!」

「.....你還是先聽我把故事...講完嘛!好嗎?寶貝!」

楊小青的「故事」這才又繼續了下來:「那...那從那天以後我...我三個禮拜下來,都不能和查理見面,因為我先生他回來了,在家呆了十幾天才又離開;那...其中,我先生他...在床上...只要了我一次,當然他還是跟以前一向的...一模一樣,弄完了,倒頭就睡;而我呢,也跟以前一樣,就跑到廁所自慰了解決。......可是,這次不一樣的,就是...不管我用那根按摩棒子,怎麼戳、怎麼弄,我一直都...沒法達到高潮,害得我在馬桶上面,一直還又擔心我先生會起床,進廁所撞見我呢!...

「那...那結果我...也不知道怎的,突然就想到那天...在旅館跟查理看的...那一段整形醫師用塑膠棍棍...插那個女病人的電影;記得他,在一面插她的時候...另外還一面用手指頭...戳進女的屁股洞洞 ,挖呀挖的,說是那樣子可以更明確測出,她內部腔道的收縮能力;...但是他手指頭在女的肛門 挖,卻會令她樂得一直叫、一直叫著...好像舒服到了極點似的聲音哩!

「...那...於是我...也就把手伸到...自己屁股底下,用一根手指插進屁股眼 ...扣在隔著陰道那頭...分開兩邊肉管子的... 壁上,一面邊感覺...插在另一邊洞 的...按摩棒,進進出出的...那...結果...連我自己都想不到...沒插幾下,我就...瘋狂了起來;興奮得...從肚子到屁股的肉都...一直發抖,然後就上了高潮...發洩掉了!

「真的,寶貝!我...我真是沒想到,居然我的...屁股也會這樣子...一受到刺激就會...有那麼強烈的反應;而且好像...好像我也跟電影上那女的一樣,明明想大尺碼的男人,都想瘋了,但是又害怕被弄鬆掉,所以就寧可接受被男人...用那種塑膠棒子插進去的...感覺了。...

「那...自從這樣子以後,我在我先生在家的幾個禮拜 ,就幾乎天天都會想這個事情,那...那自然也就...每次都想到...查理他了。

「那...那我先生他...三禮拜一到,就又要離家去台北了。而我...每天等待的日子也終於又來臨了。...那天中午,我送了我先生去機場,馬上就打了電話給查理,他一接到電話就問我:是不是剛剛自由了?...問我想不想馬上就...跟他一起吃東西了呢?...我簡直是...不好意思到了極點,但也否認不了,就告訴他說:我已經在先生離開之前,安排好,讓兒子到同學家過夜;也放了管家一天一夜的假。所以...才有機會跟他...在自己家 ,一起吃.晚餐,跟宵夜了!.....

「...於是在電話上約定了,傍晚,我送了兒子跟管家離開以後,他就到我家來。而我...也會買好了晚餐,在家一起吃。...那樣子,整晚上,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我去接兒子以前,整個家 ,都沒別人;可以供我們...完全自由自在的...盡情消磨,簡直就是既難得又浪漫的...大好機會了。連我自己,在機場掛了電話以後都...不由自主地...又興奮、又好緊張了哩!...

「那...那種心情,真是叫我難以形容極了。...從機場一路出來,我腦子 已經就充滿了那種...美妙得近於幻想的,跟他瘋狂作愛的畫面了。...我開車到購物中心,在那種賣女人內衣的專賣店,挑了幾件...準備晚上穿了,用來引誘他的,十分性感挑逗的三角褲,跟有挑花和蕾絲邊的那種彩色長筒絲襪。...另外,又跑到藥店,買了一罐專門用來...做那種事的...滑潤膏,準備在需要時用。...然後...看看時間還早,就又去做了頭髮;才心 充滿了興奮與期盼,回到家。...

「在家 ,我把臥室的床單、枕頭套都換了新洗的。自己也洗澡洗得乾乾淨淨的,才把性感三角褲穿了。...對著鏡子照自己時,我都不由得感覺...自己還滿性感了呢!那...最後...我才帶了兒子、管家一道出門,送他們去同學家和朋友那兒了。...

「我送了兒子,開車送我管家去她朋友家途中,我那個管家她,她還好愛管閒事的問...怎麼在先生走了之後,我才有空去做頭髮?...問得真是討厭極了呢!...那我也...只好騙她說先生在家時,要人服侍,他走了,我才有些自己的時間嘛!...那她...她還又說...太太這樣一打扮,就漂亮吸引人多多了!...聽在我耳 ,弦外之音再明顯也不過了。...但我又不好講她,就沉默不作聲,一直到她朋友家,我說明天下午四五點鐘會去接她,調頭就走,趕回家去,等查理的來臨了。...

「那...當查理他到我家,我聽到車聲,由窗口一看到他的車停下時,我的心都幾乎要跳出來了咧!...因為我原先忘了跟他講好,叫他把車子開進我預先開好門的車庫 ,免得被鄰居看到了會疑心。...所以我趕忙跑出門,跟他一指,他就會意了,把車開進去了。...那我再進到車庫,把車庫門放下後,才完全放心的...笑咪咪的看著他。

「他一蹅出車門就...劈頭對我說...我引男人上家 ,設想這麼周到,一定是頗有經驗吧!...那我雖然又羞紅了臉,但見他手 ,不但拿了一把鮮花,還提了一包鼓鼓的塑膠袋子, 頭裝的,顯然就是那...我心 猜著的...一盒大小尺碼不同的...棍棍吧!?.....

「那我...沒辦法,只好跟他解釋說...我們這邊半夜巡邏的警察,都會看看每家人的前面,有沒有外頭的人的車子;如果有,就會打電話來問。...那都是為了這一區人家的安全的,因此犧牲一點隱私,也是值得的。他聽了,就笑我說...這樣子,在我們這一區...偷男人的太太們...倒是滿要煞費苦心了啊!...我說這也是沒辦法的呀!所以...花了苦心,就也要有值得的補償呀!.....

「那...那等到我引他進到房 之後,馬上就好急迫的,關上門,巴住了他,獻上我的熱吻了。...他擱下手 的東西,摟抱著我說...他會讓我覺得所花的...苦心,一定是非常值得的。...然後,他才熱烈非常的,吻住了我.....

「...等到那透不過氣的吻吻完,我拿起那朿花和那包東西時,他立刻就叫我先別偷看,賣關子似的說...是要等到晚餐後的...宵夜時,才能開的。害得我還瞟了他一眼說...那,我們就先去看看我們...宵夜的地方吧!...我帶了他在家 面參觀了一圈,回到餐桌,一起吃了一頓滿富有情調的晚餐。...他...一面吃、一面就不時以眼神和言詞來勾引我,害得我底下...都一直不停的...好濕潤、好騷癢難熬,都坐立不安了呢!

「...尤其是,他看我為了這個晚上,打扮、穿著,都刻意表現得有挑逗性,就特別誇讚我...像這樣子,在自己家 招待...入幕之賓,還打扮得如此光鮮、體面、韻味十足的,令任何男人見了,都會不由得想入非非哩!...那...那談話從這兒打開,很快的就朝那種...男女之間的事情講了下去。

「而我也明白,自己所作的這種...背叛丈夫不軌的行徑,要是說出去,絕對是沒有任何人會同意、更別說會同情的;...所以要說也只能在這種...已經單獨跟他在一起...需要他也為我保密的狀況下,只有跟他...才能講得出口的啊!

「那...那他,由上一回我們的幽會,問到我以前的...男友。他說他可以推算出我...一定曾經在家 ,招待過我先生以外的...男人;而且,我在自己家 的床上,在為丈夫戴綠帽的時候,一定會特別...浪蕩、但也特別具有風韻的。...我...跟本沒法再否認,只好一五一十,把我前任男友到家來的那次...都弧餮彖聽了,而在一面講的時候,一面記起了那次的經過,也就更加...性慾衝動了.....

「那...那寶貝,你也知道我,跟我前任男友到我家的事,對不對?...那還是在我搬家來加州之前發生的,我唯一的一次。...而且那次,他偷偷到我家,我兒子跟管家都在,所以...我們僅管弄得好激烈好瘋狂,都一直不敢發出聲來的,好...好那個、好難熬的喔!還記得嗎?.....

「那這次...在加州,查理他這回到我家...完全可以不擔心被人聽到,也就是...全新的、第一次的嘛!對不對?...所以,查理他聽了之後,就好同情、又好婉惜似的說我...這麼樣可人、可愛的...中國娃娃,居然沒有好好享受到家 面的...舒適、安逸,也沒有充分的機會...展現十足的風韻,好讓更多的男人欣賞、享用過;真是好可惜的呢!...那他這麼說著時,就在餐桌上拉我的手,撫摸到我的手臂上;令我由不得...身子都顫抖起來了!.....

「那他...一面摸到我肩膀上,一面就誇讚我說我...今晚好漂亮、好吸引人的,讓我陶醉起來,便閉了眼睛...輕輕哼著說...都是為了今晚要討好他,才打扮的耶!...

「他的手,摸到我頸子上,撫到我剛做的頭髮底下,跟耳朵後面,惹得我顫抖得更厲害了;那他...又挑逗似的說我衣服底下...一定還更會引人入勝吧?...那我...我就故意問他是不是很急想看呢?還是等一下,我再像表演節目一樣的,展示給他欣賞呢?...他笑了,說他是一點也不急的,反正時間還早,他還想多看我,在這一身打扮下的...已經是誘人十足的、東方娃娃的風韻呢!.....

「那我...我心 想...反正已經到這個地步,我也用不著裝腔作勢了,就...真的像個慇勤的東方藝妓似的,請他到我家客廳 ;一面招待他喝飯後酒,一面說...那三個禮拜...雖然我先生在家 ,但我的心、我的身子,卻都時時感覺還像是...屬於他的呢!

「那...我說這話時,自己也不知不覺,就在沙發上,偎進了查理懷 ,磳呀磳的;那...他的大手掌,也就在我身子上下,搓搓揉揉了起來。同時他...又附到我耳邊說我...打扮得這麼樣風韻十足、穿著得如此高貴典雅,身子又長得嬌小玲瓏的;活像個...專門要給男人玩弄...卻又那麼...吹彈得破似的.中國娃娃。...他說他恐怕一玩就會把我...玩壞掉了呢!.....說得我.都更熱烈了起來,便隨著他手掌的揉弄,嬌滴滴的一直哼呀哼的了.....

「...他的大手掌,搓揉得愈來愈用力,而我也哼得愈來愈大聲,連連喊著...寶貝!寶貝啊!弄我!玩弄我吧!...我說我整個人,都是屬於他的;他愛怎麼玩都行!...我別特還說...我剛做好的頭髮,就是要給他弄亂;穿著的...高貴、典雅的衣服,讓他弄成...縐巴巴的,甚至被他扯裂,撕破;而我纖小的身子,任他擺佈、把弄、甚至於摧殘、肆虐、弄爛掉,我都會乖乖的、順從,由他的。......

「...我聽到我自己的話,都禁不住更亢進、更興奮了;就變本加厲的,說我丈夫只會賺錢,完全不懂如何享受我;...那我...反正有的是...錢花,為別的男人花掉,...身子也給別的男人...當玩具玩,享用了,也對他不會怎樣。...只要我保密保得好,讓他完全不知道,我自己又有機會享受到,...那又有何不可呢?...寶貝,你說對不對?...

「...查理聽我這樣講,就哈哈大笑了;說這麼一來,他就更應該對...我先生的公司方面,多幫些忙;讓他多賺錢,而我們倆個,也就能...彼此享受得更多了!

「我聽了就立刻想到,上一次跟他時,在那天電影上看到的那個,在家 床上跟園丁弄的...那個東方女主人。想到他們兩個的對白,就跟我和查理現在講的,幾乎一模一樣,簡直是...齷齪死了!...可是我身子 頭,卻又正因此,而更...好那個,好那個了耶!

「那...那查理他就像是看透了我似的...說我如果真的要不讓我先生知道,那就要先從身體 面,練好那種承受不同尺碼...棍子插入的...收縮的工夫。...像那個找醫師整形的女的一樣。...否則,我就只能按耐住性的飢渴,要隔很久才能...偶爾跟男人弄一次,唯有這樣,才能保證我陰道不會被大尺寸的...男人陽具撐鬆垮掉。.....

「那...那他一提到這事,就讓我心 好矛盾了;一方面,我已經響往那...一系列的塑膠棒棒,響往了好幾個禮拜了;可另一方面,我又好...羞恥得說不出口;結果我只有吞吞吐吐的說...我雖然在感覺上,已經完全屬於他;...也慶幸他那根東西,生得如此雄壯、威猛;早就一心盼望能夠給他享受一下...玩處女的滋味了;可是我...卻又絕對不能讓我先生查覺到,我 面的鬆緊...有變化,而產生疑心。...那至於該怎辦才好,我自己都不曉得,所以只有一切都聽從他,由他為我設想,為我決定了。.....」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