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旅館房間,由於窗簾緊緊密合,將加州下午燦爛的陽光完全阻擋在外,室內,靠著一盞橙黃色的床幾燈光所照;而床上全身赤裸的楊小青,在這柔和的燈下,也就顯得格外嫵媚動人了。

男人擁抱著小青纖小的嬌軀,熱烈地、深深地吻她;吻到小青的呼吸急促起來,兩片薄唇滾燙的發燒了....她就十分主動地張開兩條大腿,把整個下體撐著,拱起屁股,款款地搖曳、扭動著。....男人的手,探入了小青的胯間,觸摸著她那兒的熾熱和潮濕;略略把玩了一下,就將小青引得更加亢奮起來,再度連連喚出淫聲浪語了....

隨著她模糊不清的、淫亂的呻吟和叫喚,楊小青像忘掉了理性的俘虜,主動伸手緊握住男友硬挺的陽具,上上下下搓揉著....當她看到男的陽具漲得又粗又長、盤旋在肉柱上的血管青筋如憤怒般地突起、又大又圓突突的龜頭賁張得面目猙獰似的,一鼓一鼓地膨脹著時,小青就忍不住歎叫著:「 Oh! Baby,Your cock is so--ooo BIG now !....So big and so ̄....beautiful!....Oh!I love it,Baby!.... I love your big cock!」

「是嗎? Mrs. Chang ? 你這麼愛大雞巴嗎?那就再像吃宵夜一樣的,用嘴巴享受一下男人的肉香腸吧!既然查理說你的....吃相性感可愛,就讓我也再欣賞欣賞吧!....」男友說著,把小青身子推向他的胯下;而楊小青也就立刻乖順地,跪扒著將身子退到情人的兩腿間,然後她就主動地吻著那根大肉棒子,在它挺立的肉莖上、頂端的大龜頭上,舐了又舐的;繼之張開口,將它含入嘴 ,吮吸了起來....

由男人臥著的眼中,瞧見小青含陽具的模樣,可說是美極了,性感極了,而她的吮吸,也彷彿令男的消魂蝕骨,興奮無比了。於是,他連連不斷讚美她;說她吸雞巴吸得好,吃相也確是性感美妙極了。而小青也更慇勤、帶勁地吞食著情人的硬棒,一面吸,還一面由喉中婉轉地哼呀哼的,彷彿有意用這種浪哼來刺激男的,使他更享受她所帶給他的舒服....

吸食著男友陽具的小青,一會兒滿臉性感無比地翻著眼睛,媚兮兮地瞟著他,又一會兒,像沉醉於其中似的,兩眼緊閉了上,狠命地、深深地吞吐著,等到她沉濁的鼻息急促起來,就會一陣陣由喉嚨 帶出那種尖細的、嬌滴滴的、卻又迫切的哼聲....「hmm--uugghh ̄mmm!uummmm ̄!」

男的愈來愈興奮地低吼出聲,振著屁股,將陽具向上挺送到小青的口中,每向上衝一下,小青她就會忍不住蹙著眉頭,同時由喉嚨 迸出一聲尖哼;但她卻還是強忍著,將整個頭往男的肉柱上套下去,直到她的薄唇都幾乎包住了情人整根陽具;感覺它頂端的大肉球,塞滿在口腔 ,堵住了自己氣管、和食道那兒....簡直要令她窒息時,才趕忙往上提起頭,讓情人的肉棒由口中拖出來;連帶也將自己緊匝在肉莖上的嘴唇往外扯到極致,而口 的唾液也隨著由唇間溢流出來,覆在陽具上。濕淋淋、晶瑩發亮的更顯得美艷,動人無比了!

男人亢進了,一手抓住小青的秀髮,將她的頭提著,使她不得不吐出了肉棒而仰了起來,兩眼淫媚地望著情人,整個嘴唇四周、唇角、鼻下、都濕漉漉的、亮晶晶的,以一幅楚楚憐人的表情對男友歎著:「 Oh! God!Ba ̄by! Your cock is so ̄oo great!....It drives me so crazy!....Just byeating it, I would get so horny ....I want to get fucked now!」

小青的男友笑著問她:「是啊!Mrs. Chang,我早就知道你一吃男人的雞巴,你就會瘋了似的,變成一個好欠肏,好需要被男人幹的....蕩婦了!對不對?....這也是查理他,看穿了你的一點,也是他最要享受你嘴巴的道理,你知道嗎?」

楊小青兩眼都水汪汪了起來,傾訴著內心的話:「可是我....我也沒辦法控制我自己的....嘴巴啊!每次我一吸著....雞巴的時候,我就會好像失魂落魄的,好沒命的要它一直往我 頭沖,一直撞,一直把我塞得滿滿的;尤其是那個....大龜頭,每次一頂到我喉嚨上,撞到我都要哽噎住,要吐了的時候,我反而心 就會....會更衝動的感覺我整個人都....都變成屬於那根大雞巴的,需要被它插、被它肏了....

「所以,寶貝,我....我就是正因為這樣,才覺得查理他....他只要我吃他的....宵夜大雞巴,卻不管我怎樣求,都不肯....插進我 面;真是好狠心,好欺負我的喔!....寶貝,只有你....你才真正瞭解我,才會真的滿足我的,是不是?對不對?....寶貝,寶貝?」小青愈說愈激動了。

「為了你,Mrs. Chang, 我當然會盡一切所能,來滿足你,不過,你曉得,我這根雞巴,並不是萬能的;它也要女人,發揮淋漓盡致的浪勁兒,澈底展現她最淫蕩的風韻,它才會愈肏愈勇、愈賣力的....以威猛的攻勢來征服像你這種浪貨、騷屄呀!....還記得上回我們幽會時,我是怎麼弄你的嗎?....」男友問她。

楊小青點了點頭,笑答道:「當然記得啊!寶貝,你....就是要我一直覺得自己好....羞恥,好不要臉的那樣,像個....人盡可夫的蕩婦....被你用插妓女、戳臭婊子的方式,肏得死去活來的嘛!」說著,她兩眼淫媚地對男友瞟呀瞟的;然後又繼續喃喃囈著:「寶貝,我....我今天,先生都還在家 ,我就又忍不住騙了他,跑出來跟你幽會;想想....我也真是太....淫蕩,太不知羞恥了!!....可是寶貝,我....想死你了!想死你這根大雞巴了!!....」

話沒說完,楊小青就厚著臉皮,自己爬了起來,面對著男友,胯在他陽具上方,挺直了上身,兩腿像以蹲姿解大便似的彎曲著;然後,她兩眼射出了淫慾難熬到極點的光茫,對男友歎叫著:「Oooo God!.... I can't waitanymore! I must have it NOW!....Please! Give it to me !....Baby ̄!....Fuck me NOW !....」

楊小青叫著,同時她的屁股已經挪准了,到男人挺舉的陽具龜頭上,像熟稔、老道的過來人似的,她一手伸到自己陰戶底下,扶著男友的肉莖,再把屁股一旋、一挪,輕輕一坐,就將她那只早已水汪汪的、有如一隻蜜餞,又像個繡荷苞似的陰戶,套上了情人的大龜頭!

「啊!!....寶貝,寶貝啊!....你終於....到我 面了啊!!」小青放聲高呼了:「Aaaaa--aahhhh!!....Yessss!!....Oh!! Yes!!....Ba ̄by!....」隨即,她兩眼一閉,就將整個屁股往下一落,套在男友整根肉棍上,而兩腿間正對著情人,如花似玉的,飽含著男人雞巴的陰戶,也就更艷麗無比的呈現在他眼 了....

在情人眼前的楊小青,早已不再是當初的那個羞赧、害臊的,為自己紅杏出 而覺得羞愧,有罪惡感的貴夫人張太太了!此時的她,兩條蹲彎著張開的腿子之間,濕淋淋的洞穴 ,飽含著男友的大陽具,被它深深的、滿滿的,充塞得幾乎全無空隙;感受著它鉅大的龜頭,頂在陰道深處的子宮頸口,撐脹著那管道底端的肉壁,強烈地壓迫那兒凹凸不平的肉稜子....引得她矢口呼啼著:「Oooo ̄ooo ̄!....Yes!Yessssss!....Baby!Your cock feels so ̄oo great!So very BIG!....Aaa....aahhh!」

而男人,也就動也不動的,挺身出力,使他那一整支完全被陰戶所吞沒的陽具,在小青的體內,一鼓一鼓地膨漲著;惹得她連小肚子都像失控了一樣,陣陣抽搐、顫抖不停;同時大大張圓了口,尖聲喊叫著:「O God!Oooo ̄oo God!!....It's filling me up so ̄ DEEP!....Aaaa....aahhh!Ba ̄by!....」

男的笑開了嘴,身子維持著挺直,兩手伸到小青的胯間,捧住她的屁股,叫她把兩手撐著他臂膀,屁股上下上下的套雞巴;他要她把所感受到的刺激都講出來,告訴他。小青立刻就猛點著頭,馬上照作,以蹲姿騎在男的大肉柱上,開始把豐臀一上、一下地抬起、落下....套坐著。從她臉上寫滿的極度淫媚的表情,和口中連連啼喚的叫聲 ,雖都會知道,楊小青此刻所顯示的,已是絕頂放浪形骸,和無止境的性貪婪了!

「Oh, Yes! Yes!....I love it!....Baby, I love it!Oooo ̄oo!Baby!Yes! I love you cock!....It makes me feel so ̄ good!」

「是嗎!?張太太?....你開心了、舒服了、爽了吧!?」

「Oh, Yes, Yes!!....It so wonderful!....So ̄o beautiful!」

「張太太,當你有根雞巴在身子 ,你也就變得又美妙!又漂亮了耶!」

「Oh Yeh?....Then, you love me, baby? You love me that way?」

「當然愛呀!而且你愈浪、愈蕩!我愈愛呢!來吧,張太太!把你最淫、最浪的,骨子 的騷媚勁兒,全都使出來吧!....我就愛瞧你這幅坐騎在男人大雞巴上面,像貪婪無比的蕩婦樣了!....」

「O!Yes!....Iam a WHORE!....I am a....shamless whore!....Justfor you, baby! ....just for you to FUCK!!....So fuck me!....fuck me!Fuck me with your big cock!....More! more! MORE!!....」

男友勇猛地挺身往上,向小青的蜜汁盒子 衝著;「真太好了!你這個欠肏的浪騷屄,真是太可愛、太令人瘋狂了!....張太太,從天下那麼多女人 頭,能找到了你,我運氣也真好啊!....告訴我,告訴我你是我的!是我的....屄!我最愛的....浪婦!」

小青感動了起來,更加妖媚地提著屁股,隨男友陽具向上衝刺的節奏,快速地起落著;一面左右左右地搖著頭,甩著那一頭亂蓬蓬的黑髮;同時睜大了水汪汪的兩眼,情深地瞧著男友,迫切無比地嘶喊著:「Baby!....baby!!Aaaahhhaa!!....Yes!Iam yours, ....I am your cunt!!....I am a whore just for you!!....LOVE ME!....Love me.... pleeeease!」叫著之中,她的眼淚也就奪眶而出,滾落、濺灑到面頰上,不知那是因為她的心 ,還是她的肉體受到刺激使然。總之,她就是在這難以形容的感受中,鍌うE蚢哭了....

楊小青一輩子,也沒有經歷過這種「作愛」的方式;但在此刻,她也無暇想到這些了。僅管她在嗚咽、啜泣,但她的屁股卻沒有停止上下起落的動作,從她的陰戶 ,源源不絕被男友陽具掏出的淫液,像她的淚水一樣,流淌了出來,沾遍了男人的大肉棒子,在兩人性器的交合中,清脆地響著喳吱、喳吱的聲音....

倒是男的,兩手將小青抱了住,擁入懷 ,使她成了趴俯的姿勢,原先蹲彎的兩腿,跪騎在男的陽具上;然後他將手伸到小青的豐臀上,把玩她的屁股;吻著她的同時,溫柔地撫抹她臉頰上的淚痕....

但小青的身子,卻仍然不受指揮般地,上下上下振著、騰動著,直到她又像受不了似的,掙脫了情人的吻,低頭對他輕聲嘶喊:「Please don't stop,don't stop loving me!....Please keep.... fucking me!Fuck me and love me, forever!!....」

旅館房間 ,楊小青像個十足的蕩婦,騎在男友身上,熱情奔放地將屁股上上下下套坐著他的陽具。直到她趴俯下去,叫情人永遠愛她、肏她時,男的用手把玩著她的臀,才附在她耳邊問她:「張太太,你兩種都要啊?要作愛,也要雞巴肏啊!?...你倒真夠貪心哩!...」

小青管不了那麼多了,兩眼緊閉,迫切地應著:「O!Yes!...Do it !Do it to me, ...Love me and... fuck me too! I want it... I want both!」同時,她把被男友兩手捧著的屁股,更妖媚地、更嫵媚動人地扭著;當男人的手指,再度刮弄在她光溜溜的臀溝上時,小青就又格外瘋癲了起來,尖聲喊著:「O!Yes!...Yes!Do it, ...do it to my ass!...I love it!I love your finger...in my ass!...Yes! Do it, stick it in me ! Stick yourfinger into my ass!...Yes! I want it, I want it IN!...」

情人的手指,從兩人性器結合處,沾濕了她充沛的淫液,再滑回到小青的臀溝上,塗抹在她玲瓏小巧的肛門肉坑 ,然後輕輕使力往下一抵,掙開她那肉圈圈,就插進小青的屁股眼 了!「Aaaahhhh!!...Yes!...Yes, yes...YES!!」

隨著兩人身體振動,男友的指頭開始在她緊匝匝的肉道 一抽一插的...小青樂得高聲歡叫連連,銀鈴般響亮的叫聲,充塞了整個旅館房間,直到男人又抓著她的頭髮,以熱吻堵住了小青的嘴,將舌頭插入她的口中,一抽一插的,她才激烈地嗯哼著悶聲,同時全身也不斷地痙攣、顫抖了...「Mmmm..Mmmm!!...Mmmm..mmmm!...」

而窒息般的吻,只要一分開來,小青就會再迸出大叫,使男友不得不趕忙又用手壓著她的頭在自己胸膛上;一面對她說:「張太太,你叫床叫得這麼動聽,是真的嘗到,性的個中三味,而樂不可支了吧!?...」

楊小青根本搞不清男友說的是什麼,只顧隨著他手指在肛門 的抽插而連連哼叫,斷斷續續地、語無倫次地應著:「O Yeah!...O Yeah!...Do that to me, Do that! ...Finger my ass, ...make it feel good!Ooohhh!Yes!!...Yesss!! It feels good, feels sooo ̄oo GOOD!!...Baby!!Is my ass tight ?...Tight around your finger?...Ooo ̄oooo!You really doknow how ̄!...」

男的這才解釋著說:「張太太,你過獎了!性的三味,就是你的嘴、你的屄,跟你這美妙的屁股眼,都受到男性慰藉,嘗到被充塞、被填滿的滋味啊!...張太太,當你這三個洞穴,都被男人插過,你才能算是有了完整的,性的體驗;也才能成為一個真正性感的女人啊!」

小青終於瞭解到,在自己的身體上,她所發現的這三個器官的奧秘,原來都是性的一部分。原來不管從丈夫、從前任男友、或包括從查理在內的三個男人那兒,自己所得到的,都僅僅只是「性」的一小部分而已;而剛才自己的嘴被情人的吻堵著,陰道 ,被他的肉棒塞滿,而同時被他手指在肛門 抽插著;才彷彿自己完全被他所澈底佔有、征服了的感受,是那麼強烈,那麼令自己激動;原來就是這種道理啊!

就像已經知悉了小青心 所想到的,男友繼續說道:「所以張太太,你丈夫的小號雞巴用過了你的屄,你前任男友給你含過他的中號雞巴,到查理他再用大棍棍插過你的屁股,你的性經驗,雖然一直都還沒有...澈底;但是,到今天,卻也一步步走到可以完全開發地步了!...」

小青抬起頭來,情深款款地朝男友瞧著,又隨著他手指在肛門 的挖弄,半瞇上了眼,哼著、應著:「O!Yes!...Do that to me, then!...I am ready for you! Baby!Do it in my ass... with your cock!...Do it ...for the first time!...Make me remember, today!」

於是男友笑咪咪地,輕輕地、緩緩地,將手指由小青的屁股 抽了出來,移回到她肛門眼四週一圈的菊瓣肌上,繞著圈似的刮弄著;同時問她道:「那...你是說你今天就要羅?要雞巴肏你的...小屁股眼羅!?...」小青嬌滴滴地,咬了咬薄唇輕訴著:「Yes baby! Do it to me today! fuckme in the ass today, NOW!...But, baby, do it nice to me, OK?You know,I am still a virgin over there!...I'm still afraid, ...afraid that your cock ...might hurt me ...」但她的臉,卻還是因為某種羞慚,而泛紅了。

男的m▆了說:「當然啦!張太太,僅管我知道你的那 已經容納過粗粗大大的棍子;但是,用真正的肉雞巴,為你的屁股開苞,我還是會對你像對一個初經人道的處女一樣,小心眼翼翼的,你放心吧!」

於是,男人輕巧、細心地將楊小青挪著,使她趴俯在床上;然後,他拾起了一個枕頭,塞到小青的小腹底下,使她不必跪撐雙膝,屁股就足夠翹舉了起來。...

楊小青趴伏在床上,肚子底下墊著一個枕頭,屁股就朝天仰起著,在男人眼前,呈現出它豐腴、渾圓的曲線,和皓白如雪、剔透晶瑩的肌膚;而從起先她騎套男友陽具所弄出來的淫液,濕淋淋的沾遍在胯間,一直被男友的手抹塗到臀肉上,在房間 橙黃色幾燈的照耀下,點點滴滴的閃爍著光茫,就更為此刻小青所面臨的,開苞盛典的屁股,添加無比的綺麗了...

於是,男人俯到了小青赤裸裸的,纖小、玲瓏的嬌軀上,他的身體,緊緊貼著她肩、背的肌膚,她也可以感覺到,情人的肚子,壓著自己臀部的隆起;而在兩片屁股肉瓣之間,更清楚地體會著他那支熱燙、堅硬的陽具,嵌在凹陷的臀溝 ...

通常,每當楊小青受到這種由身體後面被觸的刺激時,她都會不由自主地產生性反應,從陰道 潤濕起來的;尤其是當她腦中想像著男人的大肉棒子,從自己的屁股一直滑到陰戶底下,就要用它那顆鉅大的龜頭肉球,塞進自己的陰道 ,填滿那 頭難熬的空虛,密實地充塞著,解除久久積蓄下來的、無盡的性飢渴...光是那種念頭,就足以使自己的性慾更高熾、更亢奮無比了!

但世界上的事,就那麼怪。

當小青現在明明在心理上都準備好,要接受情人第一次用雞巴插入屁股,讓自己仍然還是「處女」的肛門,被男人開苞的時候,她的身體卻又出乎意料之外的,失去了該有的反應。就連原先因為性交、因為男人手指在肛門 抽插而引起的性興奮,都莫名其妙地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整個身體 ,她原有的熾熱,也突然不知為何地冷卻了。

剎那之間,楊小青也體會到自己身體反應的變化,但是她卻不知所措、不明究 地呆楞住了。她沉默著,身子僵硬住了...她等待著,等待男友以他所說的,有信心的方式,來為自己「開苞」...

男友也立刻發覺到小青的狀況,但他沒說什麼,只是將壓住小青的身子,前後、前後地磨擦著她;讓他那支堅硬的熱棒,在小青的股溝 滑動,企圖以那種刺激引起她再度的興奮。小青伏在那兒,輕聲地哼著,但她的身子,卻沒有律動的回應...

過了一陣,小青的屁股溝覺得到情人的肉棒子,不但沒有更硬更大,反而變得比先前還稍軟小了些。她有點緊張似的,有意地嗯哼著,有意地把屁股往上抬、往上拱著...心 頭,開始慌亂地喊著:不!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就...軟掉了啊!不!...

這時,男人才附在小青的耳邊問著她:「怎麼了?...張太太,你...改變主意,不想要...我為你開苞了嗎?」被這一問,小青急得馬上應道:「No!...不!...我不是不想,我要!我是要的啊!寶貝,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你為我...開...苞,我就會...這樣不明不白的,變成這樣子啊,寶貝!...那我也知道...你的已經也...不硬了!」

小青的臉頰通紅了,她說不下去,只把兩眼緊緊閉上,咬住唇,把貼在床單上的頭甩著;男的吻了吻她的頰,輕聲地,和藹地對她解釋著:「沒關係,只要你還想要,我就會變硬的!張太太,現在,你只要盡量放鬆心情,舒緩你身子 的緊張,你就可以...接受我進入的...」

小青的表情好為難似的,臉上寫滿了羞慚、矛盾。她閉著眼睛,懇求著:「寶貝!...你就不要管我,硬了...就插進去算了!我反正...也就是這一次,這一次我...我屁股經過了你,我就...更是屬於是你的了!」

小青道出了來自肺腑的話,像深怕情人不能瞭解似的,她又再加強著說:「寶貝!我...真的好愛你,愛你我才願意你進去我...的嘛!寶貝!」

男人拾起了上身,跪坐在小青的大腿後方,他以手輕拂小青的背脊,撫摸著她的豐臀;一面對她說:「張太太,你不講我也都瞭解,都明白的...你現在,只要專心,把屁股肌肉完全放鬆,放鬆了我才能把你...無痛的剝開來...」說著時,他吐了些唾液在手 ,把陽具搓揉得硬了些,就挪著身把陽具頭頭挺到小青的臀眼;又由口中漱出唾液,滴在她那兒的肉坑上;然後以手壓著龜頭往下擠...

發現到,光是以唾液來濕潤也不是辦法,男的倚身到床幾,伸手取了他攜來的那件禮物盒,把伴隨假陽具棍棍的那瓶滑潤劑打開,傾倒出一把的滑潤劑,塗抹在自己的陽具,和小青的屁股眼上...

楊小青心情複雜地等待著,她確實也用心地、專心使力,使自己的臀瓣肌肉放鬆;但當那涼涼的、滑潤劑,和男人圓滑的肉球,觸到她後門洞口的肉上時,她還是忍不住地哼了出聲,和把屁股肉一緊、一夾住了。

男人只好以一手扶著陽具,以另一手的手指,費力地把小青的臀溝向外剝開、撐住;同時喊著:「放鬆!把屁股放鬆開!張太太,你會的,你只要完全放鬆了!你就能了!」然後他才將龜頭對準小青的臀眼,壓下去...

「啊 ̄啊 ̄...啊!!寶...貝.啊!...啊 ̄喔...喔...喔.啊!」小青被迫著呼叫出聲了,那種好像受難似的,充滿了淒厲的,怪異的呼叫聲,是她這一輩子也未曾發過的聲浪...

小青整個的靈魂就像不再屬於她的身體似的,隨著她的呼叫,飛散了;而她留在床上的身子,就像背後被打開成了一個大洞,被那個鉅大的、圓圓的肉球,嵌了進去,撐張著那最最繃緊著的肛門肉環;僅管糊糊的,溶溶的滑潤劑都浸淫著它,但她那兒的肉,卻仍然還承受不了地散發著痛楚,令她像失魂了般地嘶喊著:「啊 ̄!!痛...啊!寶貝! ̄我...受不了...你的大啊!...天哪!...你撐死...我了啊!...」

於是男的更加勉強地維持著他動也不動的姿勢,只讓他那隻大龜頭嵌在小青肛門的入口...

過了一陣,小青痛楚的聲浪才稍減了些,低沉地哼著:「哦!...哦喔!...噢 ̄喔!寶貝!...我好受不了喔!你...能不能出去一點?等我再適應了,再進來?」男的沒動,只輕聲問她:「是還痛嗎?」小青勉強搖頭應道:「不,不是那種痛,是...是受不了的那種,撐得不能再開的感覺...寶貝!你...你已經在我 面了嗎?...」

男的搖頭回答道:「還沒有,光是龜頭前面撐開你一點,如果現在退出去,就還是沒有開苞了。所以,請你還是得忍著些,至少等我把龜頭全部埋進去,我再抽,好吧?!...張太太,我知道你...屁股被破瓜,一開始是會不好受的,不過,我真的也是...愛你的,也會盡力,使你不致太受不了的,好嗎?」

楊小青的心緒,複雜極了,她明知道自己為了給男友開苞,已經完全失去了由屁股受刺激而生的性快感;但是她也更清楚地記得,當查理禮用那支假陽具棍棍插進屁股時,自己是會性亢奮得幾乎要發瘋的啊!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有這麼大的差別呢?

就在這時,男友的身子又挺了下來,那鼓脹脹的大肉球,又更用力地塞進了小青的肛門 。「啊!!...啊 ̄啊!...天哪,寶貝!...啊 ̄喔 ̄啊、啊!!...脹死我了!脹死我了啊!!」小青狂叫著,她的兩手,在床單上,緊扯著...她的淚水,迸出了眼簾,揮灑、滴落在床頭...

男友的大腿,緊壓著小青的大腿,他的龜頭,完全埋入了小青的臀眼 ;他用手愛撫著她的肩,她的頸項;聽見她的聲浪,在強烈的一陣呼叫後,又轉變為低沉的哼喘時,他才說:「張太太,進去了!我的龜頭已經在你...屁股 了!...小心肝!你好美!好漂亮喔!」

小青哭了,她搖著頭,甩散了一頭的黑髮,抽搐的抖顫,振著她的肩、背,只有被男人以挺直的陽具所插入的屁股,動也不動地,僵持著...

楊小青趴伏在床上,身後,被男友的陽具頭頭插著;在他眼中,看來是性感、美麗、漂亮的。但是她面向床頭,淚流滿面,楚楚可憐的模樣,男友卻看不到,只見她背脊因為啜泣而抽搐的抖動....

他輕聲問著:「張太太,還行嗎?你....還受得了嗎?」

小青搖著頭,又點了點頭,細聲應著:「....就是那種....被堵死了,都要窒息不能呼吸....脹死了的感覺,寶貝!....我有點....受不了!....不過我,我還是願意忍,只要你....你喜歡,你就....插進我 面算了!....寶貝,我....至少把最後的處女地,獻給了你,我....」

不知為何,聽了這些話,男友就伏到小青的軀體上,包括他陽具的整個全身,都軟了下來;輕吻在小青的頸後,他對她輕聲道:「張太太,我不會那樣只要自己舒服,就不管你的。....你把最後的處女地,給了我,我只會更愛你,更疼你的!....」

小青嬌聲喚著:「喔 ̄!寶貝,寶貝!....你對我真的好好喔!....可是....今天本來是我,要被你開苞的嘛!而你....只有頭頭進去我 面一點,雞巴棍棍都還沒得到一點舒服,我就覺得我....好對不起你,好虧欠你喔!....喔!....喔!....寶貝 ̄!你....你的那個都....縮了耶!啊喲啊 ̄寶貝!你怎麼跑掉了啊?!」

男的笑了,說:「被你拒絕了,當然就縮頭縮腦,棄甲曳兵了嘛!....再說,張太太,當你的反應不性感,沒有性興奮的時候,我也就會跟著軟掉了嘛!....」

儘管他是帶著笑說的,小青卻覺得心 不受用,就辯解道:「寶貝,沒有嘛!....人家沒有要拒絕你嘛!....人家只是,在你要進去的時候,心 頭好那個,好不能....習慣,所以,才比較不會有....性興奮嘛!而你那麼有經驗,你應該知道....要怎麼逗,我才會有反應的啊!....寶貝!」

講出了口,小青又覺得好像被冤枉、受了委屈;兩眼淚汪汪了起來,抱怨似的又說:「寶貝!....為什麼?為什麼每次我們都會變成這樣!?....好不容易....才一起見面,本來應該好好享受彼此,卻每次還要發生這種令人不好受的事?....上回也是,才到一半,你就軟掉了....你....你倒底愛不愛人家嘛?....」

男人一聽,感到事態嚴重,趕忙吻著小青含淚的臉頰,哄著說:「當然愛啊,小心肝!....可你也別那麼心急呀!....像床上的事,本來就是要一步一步的,從雙方的身體配合,練習出來的;愈急,就會愈弄不好;....愈弄不好,就愈容易緊張,到男的不硬,女的乾而無水,那就只好以失敗收場了嘛!....

「其實,張太太!基本上你是個極性感的女人,我也很有自信,可以讓你每次都充分滿足。只是,我們還需要時間,多培養情緒,多彼此瞭解;這樣,以後只會更搭配,湊合得更好。而絕不會再有你乾掉,或者我軟掉的事了!....」

說完,男的像怕壓壞小青似的,拾起身來,挪到小青身皯hF以手輕撫著她仍在伏趴姿勢下,向上突起的豐臀;在她那剛承受過陽具的肛門上,以指尖輕輕刮弄著。小青這才收拾了不快的心情,轉頭側眼瞟了男友一下;嘴角又勾了勾,對他說:「那....那剛剛你那樣弄我的....就算是....我屁股的貞操,被你奪去啦?!....」

這一問,把男友逗得笑了,他的手指,抹著小青肛門上剛才開苞時用的潤滑劑,在那凹坑 塗了塗,然後往她臀眼 一用力,很輕易地就把指頭插進去了。

小青低沉地迸出:「喔 ̄!喔 ̄!」的聲來,但已不再是那種難受的反應了。這樣,男友才又笑道:「如果真要算的話,你屁股的貞操,早就被男人的手指頭奪去了!....是你第一次,在某個醫生的檢查檯上,被他用手指體會時,失去的啊!....而且,我確信,他也是用了滑潤劑,這樣子插你的屁股吧!....」

小青的臉又緋紅起來了,但她卻閉上眼,悶哼連連的,嘴角勾起那帶著笑的表情,喃喃囈著:「嗯 ̄!....嗯 ̄....寶貝!寶貝,我....我又愛了耶!....我又愛你的指頭了!....喔唷 ̄!寶貝,我屁股 頭,又要....舒服起來了耶!....」

男友的手指,開始在小青屁股 抽、插,抽、插了;小青白白的臀,也開始向上一拱一拱的,湊合著。她感覺到自己的內部,在手指頭進出之際,是滑潤的,潮濕的;那 面的肉壁,就著那支會動的捍狀物,也會開始不自禁地收縮、放鬆,收縮、放鬆了....

小青眼睛閉著,沉醉在這感官享受中;不一會兒,她就又喚叫出英文了:「O!Yes!....Yes!Baby, do it again!....Do it in my ass!....Yes!Oooo ̄!....You make me feel good again now,....」同時,她還更進一步,把自己雙膝跪起來,撐高了屁股,彷彿要以那姿態,勾引男的,要男友更熱衷地、插得更深似的....

男人受到鼓勵,當然就倍加慇勤地抽插起來,每一插的手指,全根盡沒小青的臀眼;每一抽,又幾乎完全抽出,只餘下一個指節在她屁股 ,還曲彎了它,在她肉管子的壁上,扣呀挖呀的....引得小青漸漸又昏陶陶地,神魂顛倒地高聲喊著:「Oh, Yeh!....Oooo ̄ Yesss!!It's so ̄good!....Baby, Your finger is so ̄oo good!It's making me WET again now!!」

這種事,就是那麼怪異,當小青要被男友真正用陽具插屁股時,她會因為感情的激動而影響到身體無法反應,不能接受他的插入;但卻在此刻,只有一根手指頭在臀 ,或那天被查理用假陽具棍棍插入屁股時,她又禁不住的產生性亢奮,強烈到連陰道 都氾濫出淫液來了!....

於是,男人將另一支手探到小青的胯下,由她大腿內側觸到她滴流出的淫水,就用手指抹著,然後嵌進了小青水汪汪的陰唇之間,在那兒搓擦、撚弄著....

楊小青被逗得立刻像發瘋了一樣,狂叫了起來:「Aa ̄ahh !....Aahh!O my God!....I'm getting hot again!....Baby!....I am all wet and hotagain NOW!....Oh, please! Please f--uck me again, NOW!」屁股往男友手指上連連送著,隨著他指頭的挖弄,壓彎了自己的腰,將豐臀旋扭著,嘶喊著:「Baby, I need it!....I need something....inside my ASS, NOW!」

小青的男友見她淫浪到這種地步,陽具再度硬脹了起來,但他又像害怕什麼,不敢作的樣子,只維持著既有的姿勢;繼續用手指頭弄她前後的兩個洞穴....直到小青幾乎都快受不了了,大叫著:「Baby! I can't stand it!....can't stand it anymore!....Your finger is not BIG enough anymore!....I need to get FUCKed!....I need to get FUCKed in the ASS, NOW!!」他才問著:「啊 ̄!?那....張太太....你要我用....雞巴,肏屁股了嗎?」

小青卻不知怎的,竟歎了口氣搖搖頭,改以中文應道:「喔 ̄!!No ̄!....可是我還不能,我還不能啊!寶貝,我看....只有你拿那根....你送我的....棍棍,插我....插我一下吧!....寶貝,對不起!我....好對不起你喔!!」

男的和藹地答道:「張太太,你就別想那麼多了!....反正我沒關係,只要你滿足,我就高興了;再說我也很清楚,你現在,讓真正的雞巴肏屁股,還不能習慣適應,所以....」說著,他將小青身子拉起來,自己靠床頭仰臥;又讓她反過身,以面朝床尾,他陽具的方向伏趴的姿勢,胯騎在他的臉前;然後他就由床幾取著那支真人形狀的假雞巴,抹上了一把滑潤劑,將它的大龜頭頂到小青的屁股眼上....

楊小青俯趴在情人的肚子上,小手捧住了他硬脹的肉棍,將嘴巴湊上去,熱情地親它、吻它....當她感覺到,那顆鉅大的「龜頭」,抹著涼涼的滑潤劑,觸到自己的肌膚上時,她就忍不住嬌聲啼喚了:「Owwo ̄oo!!Baby!....Yes, baby!!....Big, big cock, baby!!」而隨著那大棍子龜頭在她肛門凹坑 轉著、輾著,小青的屁股也跟著搖擺,呼叫聲也就愈來愈熱烈了:「O! Yes!....big cock makes me....feel so ̄ GOOD!!Yes!....make me wanna get FUCKed in the ass again!!....Aaaa--hhh!Yes, push it in, PUSH IT IN NOW!!....Eeerr--aahhh!Aaaa--aaahhhh!」

終於,假雞巴的大圓頭頭,撐開了小青的屁股眼,擠了進去....

「Oooo ̄Aaaa--aaahhh!!....」小青偎在男友陽具旁頭,跟著那球狀龜頭的進入,仰了起來;像難以置信似地左右猛甩著,同時大叫:「Oh!!Ican't believe it!....I can't believe it is inside me!....Aaa--hhh!Baby!!....Ch-....Baby!!」但是那直徑將近兩寸的假龜頭,卻已千真萬確的,塞進了她小小的屁股眼 ,容不得她的否認了!

或許是因為她已經被男友開了苞,也或許是因為這假陽具的進入,小青的心理反應使然,她此刻緊緊被撐開的肛門肉圈,不但不覺痛楚,竟然還會有一種異樣的、強烈的快感,令她要瘋狂起來了!

「Oh!Yes!!....Baby!Push it in me now!....Push that BI--G COCK in my Ass!! ....NOW!....Ohhhh!....Ohhhh!....Yessss!!」

男友聽她的話,穩穩地持著那支假陽具棍棍,往小青的臀 插了進去....

在她狂熱的、高昂的喊叫聲中,開始一抽、一送的插弄....

小青瘋了似的,全身猛烈地律動著,失了魂一樣的,呼號著....

男人把頭縮下去,縮到小青的胯間的陰戶底下,伸出舌頭,舔吻著她淫液氾濫成災的洞穴;在瘋狂中,小青把臉龐緊偎著男友的陽具,不住地廝磨;她想要張開口含住它,卻又因為自己屁股 ,和前面陰戶、陰核受到的強烈刺激,使她禁不住需要狂喊、嘶叫,以致於她無法為男友口交,只能以唇貼著它,在連連叫喚中,間歇地啄吻它,以舌頭舔弄它罷了!

沒多久,小青就愈來愈興奮了,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高潮就快要襲捲而來了........

趴伏在男友的身上,小青的後面,被男友以假陽具緩緩地、愈來愈深入地插著屁股。僅管由他那兒,男友瞧不見楊小青臉上的表情,也看不到她肛門被塑膠棍子抽插的景象;但憑著她身子的律動、振蕩、和顫抖;憑著她陰戶的腫脹、陰核的挺立突出,陰道 源源不絕溢出來的淫液;和她不絕於耳的,連續的尖啼、嘶喊,和幾近語無倫次的淫浪聲;他都可判斷出,小青此時的感官反應,已經到了極度激烈的地步;而隨著棍子在肛門和直腸 的抽插,帶著小青逐漸熾熱、上升的性亢進,也從她瘋狂般的叫喚聲中,澈底表現出來了!

「Oooohhh ̄!....Aaaaahhhh ̄!!....O my God!Baby!!....It is so Good! ....Ooohh ̄ Yes!Yes!Yes!It feels so good deep in my ass!」

男人在小青的底下,舔她的陰戶,撥弄她的陰核,然後又將兩支手指頭插進了她濕淋淋的陰道 ,指尖抵住她分隔陰道與直腸的肉壁上,使它在插著屁股的塑膠棍子一進一出之際,兩面同時承受到壓迫;而小青的反應也就更加瘋狂起來,大聲喊著:「Oh!Yes!Fuck me!Fuck me both places!....Oh God!Oh GOD!....Yes!!」

這時,男的在小青的胯下,含含糊糊聲音不清地,也用英文問著她:「Do you like it?....Mrs. Chang!?....You like getting fucked in both holes ....at the same time?」

小青激動了起來,馬上更大聲地應著:「Yes!!....Yes! I Love It!! I love it !....Baby!!....Fuck me! Fuck me with both your finger,and the BIG ROD!Please!....Ooo ̄oohhh!!Yes baby!」叫著的同時,她滿心中蓄積的情感,不知怎的,也就隨著淚水宣洩、爆發出來了!

男人手執著假陽具,加快了在小青屁股 的戳弄,底下,在她陰唇、陰核上掃蕩的舌頭,挑動得更靈活,在她陰道 的手指,也抽插得更迅速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他這時候卻又用英文問小青,問她怎麼會這樣瘋狂一根假的雞巴呢?他問:「You are crazy about this fake cock, don't you ?」

但小青的回答,卻意外地是「Yes!Oh, Yes!.... I love it!....Oh!Yes,I love this....giant dildo!....I love it so much in my ass!....It's the best!Charlie Baby!!....better than my fingers; ....better than the ....vibrator!hundred times better!」

在神智不清之中,楊小青想都想不到,竟然把男友以前送她的按摩棒,和銀行經理用在她身上的假陽具,比較起來,說那根英文叫 dildo 的假雞巴強過百倍;而尤其令人驚訝的,是她昏頭昏腦地,居然又喊出了 Charlie (查理)的名字,並且還叫他「寶貝」哩!

但更加不可思議的是,男友聽見了,卻像不在乎小青「誤叫」了名字,繼續插弄著她前後兩個洞穴;相反的,他還假裝好奇地問著:「Tell me then,Mrs. Chang, Is it better than ....your boyfriend's cock?....」就好像他已經變成了查理,反問著小青,比較她「男友」的雞巴,誰更好似的。

此刻的小青,根本就已經瘋狂得時空倒置了,她彷彿回到那天在自己家的床上,被查理用塑膠棍插在屁股 ,作模擬肛交時的心情;將那晚在查理面前的一切所作所為,完全又再度在現任男友的眼前,展現出來了....

「Oh!Yes!....Much better, much, much better than his cock!....Oooo--ooohhh!....Charlie Baby!....You are so good!....You're THE best!You know so well how to make ....a woman feel good in the ASS!!....」終於,楊小青的故事 ,最不可為人道的,就是連她自己也不能坦白說出口的秘密,在這個機場邊汽車旅館的房間 ,在她與情人幽會嘳抰E情的時刻,還是脫口而出了....

「Aaaahhhh!Yes!Yes!Yesss!!....Aaaaahhhh!!....Deeperrrr!!Deeper in to my ASS!!....Charlie baby!....Fuck me deeee--perrrrrr!」此刻小青的屁股已經承受了大半截的塑膠棍子,但她還叫著要更多的、更深的插入,因為從她的身子 ,那擋不住的、洶湧的浪濤般的性高潮,就快要上來,要澎湃而出、崩潰而洩了....

男的應著她的叫喚,用假陽具更深入插著小青的臀,插得她整個屁股眼的肉圈圈都隨著粗大的棍莖翻進、掀出,翻進、又掀出的;而沾滿在塑膠桿子上,從小青腸子 掏出來的,那溶糊糊的、亮晶晶的液汁、不知名的漿水,都聚集在她肛門洞口的肉環四周,溢滿了,就順著她會陰部的凹槽,流淌了下去....

完全不無視這既狼狽、卻又艷麗無比的景象,完全不在乎此刻由小青體內排出的東西,和它強烈的氣味;男人繼續以手指插著她的陰道,以舌頭舔著她的陰戶....在小青的整個下體,製造出噗啾、噗啾!咕唧、咕唧!和唧吱、唧吱的,清脆的響聲。交織著她在高潮邊緣,瘋狂般的呼號....

「O, baby!....O, Charlie baby!I'm gonna come soon,....I'm gonna come,I'm....Com--Aaa--a--ahh!!....I'M COMING!....I'M COMING!!」

....楊小青的高潮在她愈來愈高昂,愈大聲的嚎叫中爆發了....

從她的屁股眼 ,被掏出來的,溶糊糊的液汁,已變成那種稠稠的、呈咖啡色的漿漿;從她底下,陰道 流出來的淫液,變得略帶淡黃色,滑溜溜、黏答答的;而在她腫脹的陰核頂端,從尿道口 ,小青禁不住的尿液,也跟著高潮,流滴、濺灑出來了!....

從昏昏噩噩的,渾渾沌沌之中,小青再甦醒過來時,她才恍然悟到剛才自己用英語大喊大叫的那種骯髒無比的淫聲浪語,早就把她最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的秘密,全盤都由自己口中毫無遮攔地叫了出來。而她一直對男友要隱瞞的,和查理關係的時間先後順序,也澈底在情人面前,露出了馬腳。

此時,楊小青面對情人的尷尬、羞愧,極度的自慚,和恐懼男友極可能由震驚而爆發憤怒的....忖忖不安是可想而知的。於是,她不顧一切地撲進男友的懷 ,將整個臉埋在他的胸膛上,不管男的怎麼拉她,她都只搖著頭,不肯放開。不敢面對他的臉了。

男的只好扶著小青,擁抱著她赤裸的、纖巧的身軀,蹣跚步入浴廁間 ,在那兒為她洗淨了身上的一切,摟著滿懷羞慚的她,回到房間 。

小青不得不再面對著情人,她緊咬住唇,臉漲得緋紅緋紅的,眼睛瞟了他一剎,就又忙著閃開低垂了下去。她再抬頭,叫了一聲:「寶貝!....」欲言又止的時候,情人便吻了她,對她說:「不用說什麼了,張太太,你什麼都不必講了,一切都不需要解釋,我完全可以瞭解....」

然而小青卻焦急死了,問他:「但是....但是寶貝!我....我真的是....好對不起你,簡直是好可恥、好....不要臉的....欺騙了你;我的行為,是那樣....不可原諒的,而你....難道不想知道是為什麼嗎?寶貝!?」說著時,她兩眼已經淚汪汪的,幾乎要哭了似的。

男友吻在小青的額頭上,撫著她的頭髮,然後笑著搖了搖頭,說:「你不必講,我也知道;因為你是愛我的。....你怕說了實話我會生氣,所以你第一次提到查理,就聲明了你是先跟過他,然後才跟我有的....對不對?....張太太?....」

小青含著淚,仰頭望著男友,咬住唇,點頭點得淚珠都灑下了眼簾....她嘶聲地喊著:「對不起!寶貝,對不起!....原諒我!原諒我....我實在是....因為不能完全得到你....不能跟你在想要見面時,就見得到;....所以我每次,一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在一起時,我的心都好痛,好難受!....而且,更因為我已經跟你有過了,知道那種在一起的享受和樂趣,就更是不能克制自己....從身體 發出來的,忍都忍不住的需要了!....

「....那我一想到,每當我....最需要的時候,你卻可能正在跟你老婆作愛,正在享受她,滿足她的需要;而唯有我,獨獨沒有任何人慰藉;那種難受,那種失落,跟空虛的感覺....真不知道怎麼形容!....就好像,好像掉在水 頭,只要看見任何一根稻草,都要去抓了;寶貝!....所以當查理他,打電話給我,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吃飯....的時候,我才答應跟他去吃....宵夜的嘛!....寶貝!....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嘛?!」講到這,小青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男的將小青摟住,在她耳邊說:「別哭了,張太太,我們穿衣服走吧,這兒沒有清香劑,氣味太重了不宜久耽;還有什麼要講的,我們先出去,再找個地方說吧!」然後,他扶著全身還赤條條的小青站好,將由四處檢起她的衣物交給了她。兩人沉默地、匆匆著了衣。

等到男友收拾裝著原來要作午餐吃的購物袋;又把那支已經用過,也洗乾淨的、為小青買的塑膠棍棍,跟那罐滑潤滑劑,一併放回盒子 ,交給她時,楊小青的眼淚又淌下來了。她低著頭,抹著淚,接下那盒子時,輕聲歎著氣說:「唉!....寶貝,我真想不到....事情會演變成這種樣。....真的,你要是生我的氣,恨我恨到跟我一刀兩斷、永遠不再見我,我也只有接受,只能怪自己....只有以後永遠依賴這根棍棍;靠它來....安慰自己了....唉!想不到!....」她恍恍惚惚地,不斷地搖著頭。

「想不到我今天送這個禮物給你,是多麼湊巧的一件事嗎?」男的問她。

小青還是搖著頭,喃喃地囈著:「不要!!不要,寶貝!你不要不理我!不要以後....就不再要我了!好嗎?....求求你!....我錯了!錯在我的需要太強烈,太不堪受空虛的煎熬跟折磨了!寶貝!求你原諒我,原諒我唯一的,這一次....飢不擇食,以後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她見男友沒再說什麼,就又將身子撲進他懷 ....撒嬌似的磳著,直到男友拉開她,又吻了吻她的額頭說:「會啦!會啦,我會理你的啦!....走吧!走吧!」

戶外,黃昏剛至,加州的夕陽染缸了滿天的彩霞。在旅館的停車場上,可見到附近的公路旁,已經華燈初上;而公路上,下班尖峰時間的車水馬龍,也為這對「戀人」提醒到,他們各自的家人,可能都正在等待中吧?

楊小青緊偎著男的,望著他,等他開口說話。於是,他引她到他的車旁,對她說把她的車暫留在停車場,跟他一起先去個地方,吃點東西,等要回家時,再來取車。

沿著機場邊的公路,小青的男友將車開到一處近溪畔的荒郊,遠離了飛馳在高速公路上的陣陣車流。他停車熄了火,轉身取出小青中午買的午餐,問她:「想吃些嗎?....」小青情深地回望著情人,搖了搖頭說:「你吃吧!我還不想吃。

「....我只想讓你知道....我對你的心,對你的感覺,從我們第一次上床開始....到今天,一直都不曾變過,一直都是一樣的。不管我中間跟別人....曾經怎樣過,我都一直只要你一個人,跟我作一切情人在一起可以做的事;不管是什麼,就是光光互相陪伴著、彼此看得見,摸得著對方,都是好的....」

男友吃著東西,沒有回應。小青便接著說:「而且....我這一輩子,只對你一個人,才有那種感覺:想要永遠....跟你在一起,即使要我跟我先生離婚都可以;....反正我孩子都已經夠大了,只要我先生他也....不要我的話,我跟他離婚就一定離得掉了....」

小青停頓了一下。男友就加問了一句:「是嗎?....真有那麼容易嗎?」

點著頭,楊小青臉上掛起了有希望的表情,回答道:「嗯!....反正他一年到頭大部分時間都在台灣或大陸。....很可能已經被別的女人迷住了,那....那就有很大的機會,反而是他要求離婚,而不是我呢!....寶貝,寶貝!那樣子,當然就是最理想的了。

「....那,退而求其次,只要他願意跟我在法律上分居,在台灣不宣佈,什麼都不講,保住他們家的面子;而我,人在美國,有了自由之身,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你....在一起,想要作什麼就可以作什麼,也是一個解決辦法。....

「....等到你,你跟你老婆如果也....離婚了,或者分居的話,那....那我們就更可以....永遠一直到老,都在一起了。....寶貝,寶貝!到那時候,除了是為你的興趣,你什麼工作都不用作,我從我先生那邊,可以分到的財產,是我們兩個用一輩子也用不完的。....

「那....天天你陪著我,我也什麼其他的事都不作,只一心一意服侍你,讓你快快樂樂的享受,也享受我。凡是你喜歡的,可以讓你舒服的,不管是什麼....以前我們做過的,或者還沒作過可是你想要的,我都會願意為你作的!....那....當然也包括你今天....幫我開過苞的地方,跟我全身上下,任何可以被你玩的地方啦!....」

說到這時,小青的手,撫到男友胯間的褲子上,就在那兒揉了起來。....

男友沒說話,自己拉下褲子的拉鏈,將陽具撈了出來。小青笑了,噘起了薄唇,勾動著嘴角,說:「寶貝!我....我所要的,就是只有這些,也只有你一個人,可以給我的嘛!....就像我現在,看著你吃東西,我就也想要吃了耶!....不過,這回我,要你真的噴出來給我。....讓我全部嚥下去,喝下去....那樣我就滿足了,不會餓了!....」

於是,在車子 ,她低下頭,含住情人的肉棒,兩眼緊緊閉了上,吸吮、吞食著....她整個的身軀都扒到了男友的腿上,再度渾渾沌沌地,像失去了世界上的一切,只沉醉在那種被充滿了的感覺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